舞月

《忘羨》愿你一世长安(一)

璟竹:

#大围巢后羡羡没死,被抱山散人捡了回去养着






“阿婴,魏婴,藏色宁死也要护下的孩子...”


乱葬岗大围巢后,一道浅绿色剑光划过天际,而众人正处在夷陵老祖身死魂销的喜悦当中,没有人注意到那一闪而过的剑光。






“抱山师父。”一个白衣少年上前向着来人行了一礼“这是?”


“你师姐的孩子。”话毕便把人往少年身上一挂,转身往屋里走去“星尘,带进来,帮忙。”


“是,师父。”晓星尘一提,将身上的人换个姿势抱着,正巧可看见那人的眉眼,竟与师姐有八分相似,若是笑起来便更加与师姐相像了。


其实抱山门下并没有像外界传的如此决绝,不让出山的徒弟再回到山里,只是不想为此招来麻烦,才出此下策,也造就了师徒间久久见不上一面的情况。


想着记忆中,总是嘴角带笑,在下山前还不忘逗着自己的师姐,那时晓星尘觉得他也想出山去看看,看看是什么样的人,能让师姐如此幸福。


想到这,看着自己抱着的青年,晓星尘只有满腹的不解,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才会将师姐的孩子伤成这样。


“星尘,尘儿!”


听见师父的叫唤,晓星尘连忙停下思绪跟上前去。


进了里屋,依师父所言,将魏无羡放到这房中间唯一的一张床上后,便退到一旁,由师父诊治。


“唉....”过了许久,安静的屋里只有抱山散人的一声叹息“星尘,过来。可知晓此情况?”


晓星尘走近端详了魏无羡的脸色,结合刚才师父的一举一动,向师父行了一礼道“星尘曾于古籍上读过,其来源不详,但依星尘所判断师侄并无大碍,只是不愿醒来,大抵是心有所困。”


“不错。”抱山伸手替魏无羡理了理散落在面上的发“能做的我都做了,就看他能不能自己走出这道坎了。”


领着晓星尘出房门后,抱山便独自向自己房里走去,临走前还挥挥手道“星尘啊,无羡就拜托你照顾了!”


晓星尘又行了一礼,目送自家师父走远,转身走进灶房,思索着该怎么让魏无羡进食。






一年过去,魏无羡没有醒来的迹象,甚至连原订近日要下山的晓星尘,都为他这位师侄选择继续留在山上,对此,就连抱山也无能为力,这是魏无羡的心魔,他只能替已逝的徒弟守着这个她拼上性命留下的宝物。




第二年,魏无羡还是没有醒来的迹象,抱山坐在魏无羡旁边看着不禁想起当年的藏色,那是他们师徒最后一次见面,当时的藏色一脸兴奋的拉着自己的手告诉他,说她寻到了此生的伴侣,唯有和他在一起才能感到心安。听着外头风声渐大,抱山替魏无羡拉高被子、关上窗,便起身走了出去,错过了床上那人微微皱眉的动作。




第三年,魏无羡依旧没有醒来,但在经过抱山一番的调养,脸色早已恢复红润,不似卧床三年之人,更像是睡着一般。


晓星尘站在魏无羡床边,正喂完一碗药,收拾了汤勺、汤碗,便端着离去了。


床上的人抿了抿嘴、皱眉,过了许久才微微睁开双眼,久不见光的眼睛看出去一片模糊,全身上下都酸疼无比,好一会儿才坐起身来,等到魏无羡适应这副僵硬的身体后,观察了会四周,一切都是这么的陌生,不是阴暗的乱葬岗,不是熟悉的莲花坞,更不是单调的云深不知处....






这到底是哪里?




为何要救我?




我又...何必活着?










(第一次写魔道文,尽力不要崩坏中....)

评论

热度(3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