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月

《问灵不归》

一只小云泽:




(十二)抱山(下)


魏无羡一步转身避开锋芒,回身与她正对,手腕一转,随便出鞘,剑刃直直向那人颈项间刺去。年轻女人腾空一跃,向后翻去,魏无羡见状登即转回随便,一步越上,御剑直向山顶行去。


他正急着救蓝忘机,哪有时间和她缠斗——更何况那人还是他的小师叔。


没错,和他缠斗的人,正是同晓星尘共情之时见到的唤作“清乐”的小女孩儿,只是如今眉眼之间不见当年稚气,目光凛然,柳叶弯眉,身姿轻盈,仙气盈身,姿色超过平常人许多,魏无羡想想,竟是行剑一顿,险些被追上,不禁吞了吞口水。那番容颜,若是当年的他,怕也要送一枝花聊一句闲话了。


不过如今的他早就改邪归正了——毕竟含光君的“怒火”,可不是他能承受的。


突然,一道结界屏障自不远处出现,似是要拦隔他的前路。那屏障极薄,肉眼难观,若非空气凝固,散射光影,怕是要直接撞在上面了。


魏无羡并不停剑,伸手就是一记画符,直直冲,激起空气颤动,似是摩擦出火花。谁知那势如破竹的灵符才刚贴近屏障,便立即消弭,不留痕迹,逼的魏无羡只得停在原地。翻越下剑,顺手将随便收回鞘中,落地激起石块,贴近那屏障的,竟是全都顷刻间灰飞烟灭。


身后清乐见状,停在原地,不再接近,也没再贸然攻击,冷声道:“不用再向前了,师祖不会见你的。”


魏无羡眯眯眼,虽不知清乐为何对他毫无善意,但眼下看来,心平气和地交谈似是不太可能了,想要进去,还要另寻出路。那屏障诡异莫测,却也应该不是无法可解,抱山散人再怎么神通广大,却也是人,不是神仙。


见魏无羡一动不动站在原地,既不作答,也不有所行动,清乐眉头一挑,目光愈发低冷,又道:“还不快走。”


魏无羡此刻长发松散,发带快要坠落,发丝纠乱在脸上,白齿红唇,衣襟扯及胸膛,袒露出一片白皙的皮肤,俨然一派流里流气的风格,也难怪清乐对他生不出什么好感。


魏无羡诨然一笑,抱胸前倾道:“别这么不客气嘛,小师叔。”


“谁是你师叔!”清乐登即露出一脸嫌恶的表情,向后退了半步,方才收回剑鞘的剑也露出几寸,灵力流转,杀意外溢。


魏无羡状似不恼,一副笑意盈盈的样子,道:“既然小师叔一定要这样…”


“那也莫怪我不留情分了!”语罢,随便再次出鞘,不同方才几分柔和,血色的红光在剑刃上缭绕,杀意尽现,魏无羡原本黑色的瞳孔此刻也被屠戮之意洇染成红色,似是修罗,顷刻间便可夺人性命。


清乐竟也丝毫不慌,拔剑相抵,剑光交错,竟有不分上下之意。魏无羡一个腾跃抓住随便,持剑相抵,另一只手从怀中掏出一张黑色的符咒,凭空御符,咬破手指,简单画了几笔便向清乐甩去——修真界的符咒皆是黄纸朱砂字,清乐从未见过黑色的符咒,妄图避开,谁知那符似是有灵性一般,左转右转,紧贴着清乐,一剑一符纠缠不休,竟是让她有些不知何措,向后迅速退去。


突然,一道黄色的光射过,那符竟生生化为纸灰,随便也被弹开,一袭墨白色的身影从天而降,轻轻挥袖,竟是一下震得魏无羡倒退几步,口鼻出血,单膝跪倒在地上,四肢僵劲,头脑昏沉,眼前也的景象也开始模糊起来。


清乐登即脚步一顿,剑锋霎转,直直向魏无羡头顶刺去。


一个苍老沉稳而又极具威严的声音道:“够了,清乐。”


清乐闻言,停在原地,咬紧牙关,似是不甘,转身道:“师父。”


魏无羡头脑发花,只能隐约看见那身影穿过屏障,缓缓踱来。


极强的威压堆积在魏无羡身上,压的他似是快要窒息,周围的空气似是已经化作粘稠的液体,流转起来十分困难。魏无羡勉强抬起头,却站不起身子,甚至看清眼前的人都是难事。魏无羡咬咬牙,浑身无力,好像顷刻间便会在这威压之下化为齑粉,抵着嘶哑的嗓子,道:“我有一事相求,请师祖成全。”


“不可能。”未等抱山散人开口,清乐便立马张口拒绝了魏无羡,周身依旧杀意凛然,剑又一次出鞘,指着魏无羡的额头,怒道:“不杀了你你就庆幸吧,竟然还想求助于师祖?真是痴心妄想!”


魏无羡被没来由的一番针对,不免有些不满,此刻更是被打断,延误他的时间,怒火中烧,也不在乎是不是在抱山散人面前,反笑道:“你不用五次三番拦着我,若是非要耽误我的大事,就别怪我化作厉鬼,天天在你耳边纠缠。扰得你永无宁日!”


“你!”清乐闻言,面色狰狞了几分,持剑便要上山,却被抱山散人抬手拦在原地,只得怒喊道:“你真是不知悔改!”


魏无羡笑笑,头别向一旁,不再说话。


“我知道你为何而来。”那苍老的声音再次响起,打破尴尬的寂静。她挥一挥袖子示意清乐退下,清乐撅着嘴唤了两声师父,见对方仍是意态坚定,不容否决,只得转身离去,周围威压也被抱山散人撤去,魏无羡终于可以勉强站起身来,仍是弯着腰,恭恭敬敬的模样。


未等魏无羡开口,抱山散人便继续说道:“想救他,并非难事。”见魏无羡喜色登时注满脸庞,又道:“只是代价也非同一般。”


(我也不知道下次更新是什么时候…好想把番外写完😭)

评论

热度(28)

  1. 舞月一只小云泽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