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月

【枢零】命运岔道133

爪爪:

爪:求喜欢💓求推荐👍求勾搭📝
★总目
*命运岔道132
第五十五章 玖兰优姬(四)
 
一切如蓝堂英猜想,他心爱的女孩……优姬是尊贵的玖兰纯血家族隐藏保护着的纯血公主。
 
“英。”
 
蓝堂英在玖兰枢的轻唤中快速回神,转头看去,只见玖兰枢定微笑着定看着自己的眼睛,轻声提醒地对他问出了之前让他暴怒的,相同的问题:
 
“你是打算弃她不顾吗?”
 
弃她不顾?
 
蓝堂英狠狠握拳。
 
不,绝不。
 
在优姬即将觉醒以前,玖兰枢便感觉到了之前一段时间熟悉起来的,某个奇葩的气息。
 
他终于来了。
 
玖兰枢知道,某个时刻终于要来临了。
 
玖兰枢招来星炼,极快地交待了什么以后,星炼随即闪身消失了。
 
玖兰枢这时将某样东西交到了蓝堂英的手里,在他耳边极轻地说了什么,随即也径自离开了。
 
下到黑主家楼下,玖兰枢看到了悠闲地霸占门厅单人沙发的初。
 
黑主灰阎知道初是远古王族,而玖兰枢也是纯血之君,远古血族的王,与现在血族的王之一,王王相见,有要事相商。如此情形之下,黑主灰阎很知趣地提前回避了。
 
然而这王王相见一点严肃感也没有。
 
“咻~”吹了一记响亮骚气的口哨后,初起身走向了玖兰枢,伸手勾上了他的脖子直接说:“玖兰小弟~恭喜你啊~你和小零之间终于完成了完整的伴侣誓言了,干得漂亮!”
 
玖兰枢微笑着,也不避讳,直接回应:“谢谢关心,初大人。”
 
对于初知道玖兰枢和锥生零之间完成了伴侣誓言,玖兰枢一点也不惊讶。玖兰枢笑得温柔,那个晚上在誓言成立后,“互相独属于彼此”的真实感直接刻入血族天性,天生血族的他清楚感觉到,自己和锥生零之间牵上了永远无法割裂的牵绊。
 
因此,玖兰枢很清楚初赠予的是货真价实的早已失传的伴侣誓言,但他也清楚知道了另一件事。
 
玖兰枢仍在微笑着,“那么初大人,现在你是不是能解释一下呢?你给我的‘伴侣誓言’的咒纹里,以我的纯血,在零的额心上画出的那个不属于血族咒术的图纹是什么?那个古老而强大的驱逐术,是为了驱逐什么?”
 
对于玖兰枢发现了,却仍然信任并使用那个术式,初并不怎么惊讶。初松了手,坐回了单人沙发,“为了驱逐刻入零灵魂上的,某个可恨的东西。”
 
意料之中,但模棱两可的回答。
 
玖兰枢在得到初赠予血族伴侣誓言的全部咒纹、咒语时,他就发现了当中明显夹带着的那个不属于血族的咒纹。寒假期间,玖兰枢查得的结果,那是作用在灵魂上的驱逐术。初在告知那些详细内容的时候,“世界上对灵魂之事知之最详”的雷米尔也在场。那个驱逐术,很可能就是雷米尔提供的。
 
得到这样信息,玖兰枢有些不敢使用那个咒纹,但一个寒假的相处,玖兰枢又觉得如果不相信雷米尔,自己可能真的会失去锥生零。
 
直到知道锥生零的灵魂被打上了烙印,玖兰枢觉得的疑惑都解开了,但马上他又生出了别的疑惑。
 
那个强大的驱逐术,很可能就是要去除卡菡的烙印。但是,如果雷米尔有办法去除那个烙印,为什么要等到最后一世?
 
玖兰枢说:“是卡菡在零的灵魂上打上的烙印?”
 
初愉快地笑了,“哦?零的记忆……”
 
玖兰枢回答着,并说出了自己的猜想,“零做了一些梦,记起了一些事。但我觉得,那还不完整。”
 
初想到了什么,忽然叹气,笑容苦了起来,“卡菡在零的灵魂上打上的烙印……吗?确实,零的记忆还不完整。那个女人的烙印,早就已经转移了。”
 
玖兰枢皱起了眉头,锥生零灵魂上的烙印早就已经转移了?那为什么卡菡还能每一世地追着去针对锥生零?
 
玖兰枢抬眸看着初,“这是什么意思?那个古老驱逐术的目标究竟是什么?零的灵魂和你,雷米尔,卡菡,你们的纠葛到底是什么?初大人,你到底是什么?”
 
初看着玖兰枢,笑容渐渐重新变得愉快了,“相比这个,你应该还有更重要的事要说,对吧。”
 
玖兰枢闻言一声低笑,他坐姿悠闲地坐到了单人沙发一旁的双人沙发,微笑说着理所当然的请求:
 
“初大人,这局棋,是时候该多一个执棋人了。”
 
————
 
黑主家二楼。
 
听了玖兰枢离开前说出的某些话以后,震惊愣神的蓝堂英看到手中的东西,那是一枚只有手指大小的树脂瓶,里头有份量不足一口的鲜红液体。蓝堂英自然知道那是玖兰枢的纯血,用以恢复玖兰优姬的记忆。
 
一旦知道恋人是吸血鬼,一想到要让恋人咽下别人的血,看着瓶子里那份量非常少的纯血蓝堂英就有把瓶子摔了的冲动。但恢复了血脉却未能恢复记忆的优姬在恐慌,再这样下去,她会很痛苦。
 
已经恢复血脉的优姬在发抖,她很渴,记忆中从未有过这样的感觉。
 
这时蓝堂英匆匆进入了她的视线,她鲜红的眼睛一下子锁定了蓝堂英的脖子。她很想咬他,想喝他的血,但这样的感觉让只拥有人类记忆的优姬极度痛苦。
 
一看到坐过来的蓝堂英优姬就马上哭了出来,“蓝堂英,我……我忽然变成吸血鬼了……可是我不记得自己有被枢学长咬过啊,我这到底怎么了……”
 
优姬张嘴说话的时候,蓝堂英隐约能看见她唇间稚嫩可爱的白色獠牙。他坐到了优姬的身边,抱住了那个力量强大,却在自己眼前哭鼻子的纯血公主。他轻柔地抚顺着她的背,“优姬,别怕,你会没事……”
 
被抱住的优姬浑身一震,没听蓝堂英说完就挣扎起来了。恢复血脉的优姬力量巨大,她一下子挣脱了蓝堂英的怀抱,“走开!蓝堂英你快走开!!”
 
蓝堂英看着一下子变得恐惧的优姬,心中慌乱异常,“怎么了,优姬,你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优姬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哭着,慌慌张张地拿被子把自己裹了起来。把自己裹成一团的优姬瑟缩着躲到了床角,可怜兮兮地哭着对蓝堂英说:“不要过来,蓝堂英你不要过来……我……我很渴,你过来的话,我会……我会想咬你……呜呜呜嗝……”
 
看着那个女孩这样的表现,蓝堂英默默笑了。
 
优姬听不到蓝堂英的回应,单蠢女孩忘了蓝堂英本身就是个吸血鬼,她以为他害怕自己了。她一下子一边打嗝一边哭得越发伤心了。
 
忽然,优姬被连同被单,整团被抱住了。
 
“优姬,你会想咬我……我很高兴啊……”
 
随着蓝堂英的声音响起,优姬闻到了两个诱人的气味——两种鲜血的气味。优姬实在受不住那个诱惑,忍不住地掀开被单一角,露出了一双鲜红眼睛。
 
只见蓝堂英正咬着他自己的手腕,他另一只手上拿着的是一只已经拔出塞子的小瓶子。直到蓝堂英松开嘴,优姬看到他一下子仰头将另一只手中那小瓶子里的血倒进蓄了血的嘴里。然后,一瞬间之后,优姬看到的便是近距离出现的蓝堂英闭起的眼睑了。
 
被单被拉扯开,蓝堂英嘴里蓄着属于两个人的血,吻上了他深爱的女孩。
 
刚刚觉醒,短时间里陷入极度渴血的优姬在尝到玖兰纯血血腥的一刻恢复了尘封十年的记忆。同时恢复的还有需血与取血的记忆,她重新记起,那对她来说不过是理所应当的本能。
 
急切地咽下那一口两种气息混合着的鲜血后,唇分开了,优姬迷茫地看着眼前的冰蓝眼睛。
 
恢复了血脉,记起了一切。现在的优姬,终于是玖兰优姬了。
 
玖兰优姬不知道她该怎么反应,她过了十年的人类生活,忽然变成纯血种吸血鬼了。她忽然在害怕,身边的家人朋友会怎样看待自己?
 
理事长……理事长是吸血鬼猎人,他会不会要杀我?
 
零被纯血种害得家破人亡,还成了会堕落的LevelD吸血鬼,零会不会恨我?
 
还有小赖,小赖是我的最好的朋友,知道了我是吸血鬼的话,她会不会怕我?
 
就在这时,蓝堂英抬手轻轻抹去了正在发呆的女孩唇边残留的血迹。他下了床,在床边单膝下跪,他执起玖兰优姬的手,低头行了吻手礼。
 
金发蓝眼的骑士展开微笑,温柔地仰视那个女孩,“早安,我的公主殿下。”
 
看着眼前的大男孩,玖兰优姬的忧虑一下子消失了。
 
蓝堂英坐回了床边,抬手拭去了她的泪,“别再哭了哦,我可没听说过,纯血之君会在人前哭泣的。”
 
可玖兰优姬不领情,觉得只准在心里哭的话就太悲哀了,泪水越发止不住地往下滚,“哪个混蛋规定的?还让不让人活了?”
 
无论什么样的血统,什么样的身份,我依然是我。既然是我自己决定要记起的,那就绝不后悔!
 
蓝堂英知道他这时候需要什么,她需要一些鼓励,一些引诱……
 
哭泣中,尊贵的公主被她坚定的骑士虔诚地拥入了怀中。
 
玖兰优姬哭着伸手回抱住蓝堂英,终于顺应本能,张开伸出獠牙的嘴,咬上了主动凑上前的蓝堂英的脖子。
 
被心爱的女孩抱住吸血,蓝堂英清楚感知着自己的恋人是吸血鬼这个事实。她有幸逃离黑暗,在阳光下无忧无虑地活了十年。但最终,她还是走回了黑暗的世界。
 
她走回了他的世界。
 
蓝堂英不知道自己此刻是开心多一点还是忧虑多一点。
 
优姬是玖兰家的纯血公主,纯血家族为保持血脉纯净,近亲之间的婚姻是很平常的……
 
蓝堂英想起玖兰枢将小树脂瓶塞到自己手里时说的话——
 
【优姬是我亲妹妹,是为了成为我的妻子而诞生的。如果你不想她成为我的妻子,你就得让她成为你的妻子。】
 
枢大人……虽然您也许……不一定是那个意思……但我总觉得……
 
您是在暗示……要我对优姬……呃……那个……吗……
 
您确实是优姬的亲哥吗?
 
蓝堂英失血渐渐有些多,头晕目眩之间被玖兰优姬按在了床铺上,他忽然觉得哪里不对,身上……似乎……
 
惊醒的蓝堂英伸手揪住制服西裤的腰带扣,惊骇大叫:“优姬!你在做什么!!”
 
玖兰优姬咬噬的獠牙松开了,如实作答:“脱你衣服!”
 
蓝堂英这时候本该脸红的,但他一下子失血过多,只能苍白着脸,“我……我知道!但问题是,你,你为什么要……”
 
“少废话!!”
 
玖兰优姬一声吼,打断了蓝堂英的话,她支起身来俯视着他,眼眶里有着泪。看到还在哭泣的玖兰优姬,蓝堂英一下子慌了神。
 
玖兰优姬刚刚好不容易才止住的眼泪这下又泛滥了,“蓝堂英你别磨蹭!我是玖兰优姬,玖兰枢的妹妹,是为了成为玖兰枢妻子而诞生的,现在的我是他的未婚妻!你要是不想看到我成为他的妻子,就快点让我成为你的人!!”
 
蓝堂英当即石化。
 
我收回刚刚的话,枢大人……优姬确实是您的亲妹妹……
 
“咳咳。”
 
蓝堂英和玖兰优姬正在房间中荒唐胡闹时,门口传来了轻咳。两人随即巡声看去,只见玖兰枢倚站在洞开的大门门框旁,环抱着双手,挑着眉笑得不明所以。
 
按那位麻烦的远古纯血的要求,接下来的交谈,玖兰优姬和蓝堂英都需要在场。
 
但玖兰枢还来不及说什么,正跨坐在蓝堂英身上,满面泪痕地撕扯着其衣物的玖兰优姬忽然伸手死死抱住了蓝堂英,朝门口的人率先开了口:
 
“枢哥哥!我已经是蓝堂英的人了!!我不会当你的妻子的!!”
 
衣衫不整,脸色苍白的蓝堂英再次石化,有口难言,百口莫辩。
 
玖兰枢轻笑着并没有理会玖兰优姬的话,“优姬,英,收拾一下就到楼下来吧,有重要的客人。”
 
见玖兰枢丝毫不理会自己的话,玖兰优姬却也没有任何继续闹的意思,“重要的客人?什么重要……”说到一半,她停住了,一下子皱起了眉头。天生就是纯血种的她以自行冲破血脉封印的方式觉醒,各种能力开始快速发育起来了,“枢哥哥,零呢?零……我感觉不到他,他怎么不在这里?”
 
玖兰枢深知身为天生纯血种吸血鬼的特殊性,对此他并不特别在意,“零去见一个人。”
 
玖兰优姬见亲哥哥对他的恋人及自家竹马这个不关心的态度,马上极度不爽起来,“你让零自己去!?零现在失忆了!!要是那些变态袭击再次发生的话怎么办!!”
 
玖兰枢笑了,因为纯血种化身一直跟着的缘故,玖兰枢知道锥生零去了哪里,也知道他此刻见到了谁。因此玖兰枢对锥生零的独自离开一点也不紧张。
 
玖兰枢微笑着,倒是真的不担心:“不用怕,优姬,零的记忆已经恢复了。而且,零去见的人是不会伤害他的。”
 
————
 
小剧场:
 
优姬:枢哥哥!我已经是蓝堂英的人了!!我不会当你的妻子的!!
 
枢:傻妹妹,你这样自毁名节真的好吗?而且我离开才几分钟啊?英这么快的吗?再说了……你就是想当我妻子,我还不愿意呢。
 
————
 
下节预告:觉醒之夜(一)
 
爪:闭关,三天以上,七天以下。
 
*命运岔道134

评论

热度(26)

  1. 舞月爪爪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