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月

【忘羡/不负韶华】

春风酒夜雨灯:

贰拾

玄正十六年,歧山温氏以云深不知处扣压本家长公子为由对姑苏蓝氏发难,蓝家奋起反抗。与之结盟的云梦江氏出手相助,同时兰陵金氏清河聂氏率领百家加入了抗温队伍,射日之征就拉开序幕。




“莲藕排汤好啦!”“姐!”“师姐!”听到江厌离的声音,沙盘前研究战局的江澄和魏无羡转身迎了上去。




“慢点,小心汤洒了!”耦合色襦裙的女子含笑看着两个弟弟如往常一般抢食,余光瞥到了帐门外的一抹金色,神情黯淡了一瞬,随及又扬起明媚的笑容,“你们两个当心噎到!”

“唔唔”两个弟弟一边狼吞虎咽一边含糊不清地应着。帐外全子轩看着那道紫色倩影,手指不自觉蜷了蜷。




前些日子他误会她冒名顶替欺负女修,对她急言厉色,虽然事后道了歉,可…她还是受伤了吧,他已经好几日没见到她了,也好几天没喝到她做的汤了。




看着大块朵颐的江魏二人,他心中升起了几分妒意,明明,明明前两天阿离还给他送汤来着。




背后灼热的目光实在难以忽视,江厌离无奈地叹了口气,转身,“金公子可有什么事?”

闻言,江澄和魏无羡立刻放下手里的筷子冲到门口挡在江厌离身前。“你来做什么!”“怎么。前两天欺负我阿姐欺负得还不够?”




面对两个前任小舅子的诘问,金子轩抿了抿唇,“之前的事是我对不住阿离…”“叫谁阿离呢!阿姐的名字是你叫的么?”江澄眉头一皱,阿姐还没出嫁呢,何况金子轩已经与阿姐解了婚约,怎可轻易唤阿姐的闺名。




“阿澄”江厌离轻轻推开两个弟弟走了出来,“之前的事金公子已道歉了,厌离也不愿再追究,还望金公子莫要再提。”




“我…我,江姑娘,之前是我不对,不应该对你有偏见。因为是家里长辈订的亲,所以我才会那么抗拒。但,但是我现在知道江姑娘是一个很好的人,我,我…”




金子轩突然有些说不下去,当初闹看要解除婚约的人是他,如今想要反悔的人也是他,换作是谁被这么对待都会生气的吧?




江厌离静静地看着他,心中不知道该是高兴还是难过,她都要放弃了他却突然说觉得她好。看着那张清秀娴静的面孔露出几分苦涩,金子轩慌了,一把上去握住女子的手腕,“阿,阿离,我,我是真心的,以前都是我不对,我混蛋,你怎么打我骂我都可以,就是不要不理我……”他的声音渐渐低了下去。




江厌离叹了口气,抽出了自己的手,随着轻纱一点点从手中流失,金星雪浪袍少年面色黯了下去,眉间朱砂似乎也没有那么鲜艳了。




“我没有不理你。”只一句,骄矜少年的面容立刻鲜活了起来,“只是,金公子,我们之间早已解了婚约,原是我心留余念才会多加纠缠…”




“不是!”金子轩急忙打断她,“不是你,是我,是我反悔了!”他顿了顿仿佛下定了某种决心,“阿离,我们可不可以重新开始?”




没等江厌离开口,魏无羡就笑了一声,“现在知道后悔了,早干嘛了?”金子轩果然还是这副德行,上辈子他就一直觉得师姐嫁给他是便宜他了,要不是看在金凌的份上,这辈子他绝对会把这婚拆了。




“我…我…”金子轩涨红了脸,想要解释却苦于自己曾经的所作所为和口齿笨拙。眉眼柔婉的女子颤了颤睫毛,“能听到金公子的这番话厌离很开心,但是这么久以来的遭遇让我失去了以前那种为爱奋不顾身的勇气,我可能无法再坚持下去了。”




温柔而哀伤的话语触痛了少年的心,他站在原地茫然失措,像个迷失方向的孩子,不知道该怎么做才能到达到自己想去的终点。




魏无羡看着他这副样子有点牙疼,到底他上辈子对不起金子轩,对师姐和金凌的愧疚让他心软了几分。“就这点毅力?被拒绝一次就不行了?那我师姐被你拒绝那么多次怎么办?”




话虽然语气没有多好,但金子轩领悟了其中的意思,不由得双眼一亮,给魏无羡递了个感激的眼神然后看向江厌离。“阿离,我是不会放弃的!一次不行就两次,两次不行就三次,总有一天,总有一天你会答应的!”

————————

啊啊啊,我终于码出来了!丧心病狂的考试周终于过去了,然而我们的启航工程老师居然让我们做好几个关于物流链条和经营的报告,八千多字!!!我好痛苦˚‧º·(˚ ˃̣̣̥᷄⌓˂̣̣̥᷅ )‧º·˚



评论

热度(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