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月

暗相思,不得语。27(岐山忘羡穿越二十年后)

三岁晚吟:

金凌是在蓝思追的惊叫中醒来的,他连眼睛都懒得睁开,就这么闭着眼道"醒了?"


思追坐起来语无伦次道"金…金公子…你怎么…我们…?"


金凌睁开眼看着他:"蓝愿,你可得对我负责。"


思追斯斯文文一张脸破碎得不成样子,半响,他看着金凌无比认真点头:"好。"


金凌笑道"好什么啊,你不过是喝醉了拉着我说了一晚上胡话,快天亮我受不住才睡上来的。"


思追闻言一时竟不知是失落多一点还是万幸多一点,他道"金公子别开这种玩笑了。"


金凌起身道"以后别喝酒了,我走了。"


说了一晚上的话,早时醉得神智全无,而后早醒了大半,可仍是被榻前蹲着认真回应着自己醉言的那个人近乎痴缠的目光又看醉了。


"谢谢。"


金凌道"谢什么?你想起你醉后说了什么?"


思追道"金公子见谅,不…不记得了…"


金凌笑道"也没什么,你就说了蓝景仪坏话,蓝思追啊蓝思追,背后不可语人是非。"


思追连忙道"是蓝愿未能将家规刻在心里!"


金凌道"那你心里刻了什么?"


蓝思追缓缓抬头看着他,眼前人眉间一点丹砂,腰间一柄金光流璨的长剑,衣上刺绣精致无伦,在胸口团成一朵气势非凡的白牡丹,金线被漏进屋里的微光照着闪着细细碎光,任人看了只在心里落下四个字——天之骄子。


这么一个天之骄子,一个前朝余孽如何敢慕。思追笑道"景仪的坏话。"


金凌看他一眼道"我走了。"


魏无羡一早醒来蓝忘机仍是不在身旁,也是,他每每起床都是日上三竿,若是醒来身旁躺着蓝忘机那才吓死人呢,宿醉的头晕感袭来,昨天的大婚如梦如幻,直到看清满屋的缦纱红烛才确定,他们确实是成亲了。


如往常一样,他在床上磨蹭了许久,这次却迟迟不见蓝忘机端着早食进来,这才不情愿的起身找他夫君,按理说新婚第一天应该是要去给长辈敬茶的,可他又不是女子出嫁,况且蓝启仁也未必想看见他,索性便不去了,两边得好。


磨磨蹭蹭的穿了蓝忘机放在榻旁的黑靴,站起身却是一愣,他忽觉气脉顺通,身体轻盈也不少,这种感觉是……


魏无羡不敢置信的缓缓抬起手看着手掌,他也是修过正道的,自然不会看错,虽然微不可察,可确实是真实存在,此刻流转在他手掌上的那是,微弱的灵力,有着蓝忘机气息的灵力。


"蓝湛…"


眼中雾气铺得厉害,连看着手掌都是白花花的一片,口里喃喃着这个名字,蓝忘机端着早食进来便看见魏无羡举着手怔怔发呆的样子。


"魏婴。"


如电流穿过耳膜,魏无羡猛地回神,见他红着眼睛,蓝忘机放在手中的食物走到他身前给他理了理额前的碎发,柔声道"新婚第一天便哭?"


魏无羡看着他道"你知道没用的。"


蓝忘机道"不试怎么知道。"


魏无羡苦笑:"我都没有装它的容器,如何有用?"


蓝忘机道"那便重新再结。"


魏无羡吼道"所以你便渡给我?你可知道你渡的可不是疗伤的灵力这么简单!"


蓝忘机迎上他的目光:"我愿意。"


魏无羡无力道"蓝湛,我不要这修为,我不要这灵力,也不要金丹。"


蓝忘机道"可我要你结。"


魏无羡笑道"蓝湛你傻不傻,我不用金丹仙门也鲜有人能伤我的。"


蓝忘机盯着他眼睛,这双眼睛永远闪着亮光,叫人怎么看也看不够,恨不得将它挖出来才好,可如何舍得?


他看着魏无羡求一个解救般问道"你若不结金丹,如何与我白首?"


他道"你以为他将后一页撕了,我便察觉不到吗?"


醒之,金丹覆灭,灵力全无,命寿暮迟。


微风过堂,撩动一帐轻纱,昨夜亮了一晚的红烛仍剩半截,如人一般,明知燃尽便什么都不剩,可仍是想用尽余力去将那些痴缠念想烧个亮堂得个痛快,终是一点点的流尽,油尽灯枯。


魏无羡道"好,我结,但不用你的。"


蓝忘机抱住他道"我渡一次不过半载便可恢复,不必担心。"


魏无羡苦笑道"积少成多,涓滴成河,日复一日,含光君?你能渡多久?"


蓝忘机抱住他道"我愿意。"


魏无羡道"你若是再渡,我便自己提前了结,也不必欠你这么大个人情。"


蓝忘机道"好,不渡,我陪你慢慢结。"


魏无羡无奈道"若是那天晚上我来看你时,你守了你家那家规早早睡了,我便看一眼就走了,也不用这样,你死我活的。"


蓝忘机听见这话用尽力气抱住他,生怕他再冒出这种想法。


"不准。"


魏无羡笑道"嫁都嫁了,自然跑不了。"


"吃饭吧,我下山给你带的。"


"是吗,那我还要喝天子笑。"


   "我给你拿。"


姑苏蓝氏的药汤魏无羡是见识过的,嫁过来之前他在心里鼓励自己:没事,可以的,我是谁啊,多大点事,蓝湛能吃我也能吃。


然而……


"这!这是谁做的菜!"


蓝启仁满脸红光的猛咳,一手指着一桌子看似清汤寡水实际催人泪下的菜肴。


魏无羡愤愤起身道"叔父别着急!我去给你看看!"


"…………"


蓝忘机坐他旁边扫过一圈‘面红耳赤’的弟子,又抬眼看魏无羡一脸正义凛然的样子淡淡道"我与你同去。"


魏无羡摆手道"蓝湛不必了,明知你们家不能吃辣还做这样的菜,我去看看。"说着一溜烟的逃了让他毫无食欲的家宴。


蓝曦臣顺着蓝启仁背道"忘机你跟去看看吧。"


蓝启仁指着厨房方向道"去!给我…咳咳…给我找出来!抄家规十遍!!"


蓝忘机起身道"是。"


他自然知道谁能有这个胆子敢在家宴上做这种事情,出了饭厅径直往静室回去,果然一推门扑鼻而来就是一股辛辣刺激的味道,再看,那个替蓝启仁打抱不平的人面前放着几盘红火菜肴,而这个罪魁祸首正在安然享用。


魏无羡见他来渐渐招手道"蓝湛蓝湛,你要不要吃?"


蓝忘机走到他身边道"下次不许胡闹。"


魏无羡喝一口酒道"我实在受不了你家那吃饭氛围和菜的味道嘛。"


蓝忘机道"不过七日一次。"


魏无羡前段时间在一场家宴中忍无可忍吐了两次,蓝启仁便咬牙切齿的准许他每七天参加一次。


魏无羡拉着他袖角一脸纯真:"那含光君可要抓我去问罪?"


蓝忘机轻叹一口气摇头道"不必。"


魏无羡闻言又安然自得的拿起筷子边吃边道"我知道夫君你不会的,我爱死你了。"


蓝忘机道"需得抄家规。"


魏无羡一片还未来得及放到嘴里的红肉掉在碗里,又拉着蓝忘机袖角:"不…不用了吧,蓝湛,我再也不捉弄叔父了!我保证!"


蓝忘机伸手将他他高高举着三指并拢的手略微用力捏住道"魏婴,这是你第七次保证了。"


魏无羡尴尬笑着:"是…是吗,呵呵呵…"


蓝忘机淡淡道"家规,三遍。"


魏无羡叫苦:"一遍行不行啊!"


"四遍。"


魏无羡打滚:"两遍行不行啊!"


"五遍。"


魏无羡起身扑到他身上挂住连连点头道"三遍!蓝湛,我觉得三遍挺好的!"


蓝忘机托住他坐下又道"不许再胡闹。"


魏无羡在他脖间如小猫一般蹭着:"夫君说不闹,那便不闹了。"


蓝忘机蜷着手指忍住将他扑到的欲望:"吃饭吧,我去找叔父。"


魏无羡又卖力的蹭着道"你还是要去告状啊?"


蓝忘机道"新来的厨娘糊涂做错了菜,已辞退。"


魏无羡起身满眼期待:"那我也不用抄家规了吧!"


"不可以。"


蓝忘机教学回来已是天黑,回到静室倒是微微惊讶了一下,他见魏无羡正在一盏灯前认真抄着家规,这还真是少见。


"魏婴。"


魏无羡抬头道"蓝湛你可算回来了!"


蓝忘机走近道"天色已晚,明日再抄。"


魏无羡道"不不不,应该的,犯错就得受罚。"


蓝忘机拿起书架上一本书看起来道"难得。"


魏无羡也不回他,又埋头抄着,蓝忘机拿着一本书,心思却全然不在书上,魏婴今日怎会如此听话,果然不一会魏无羡用手撑着下巴笑道"含光君~纸不够了怎么办?"


蓝忘机放下书道"那便明日再抄。"


魏无羡道"不行,我来了兴致就想现在抄。"


蓝忘机看他一眼道"我去给你拿。"


魏无羡拿着毛笔起身几步过去拦住他:"抄家规也不一定非要纸嘛~"


蓝忘机不解道"那用什么?"


魏无羡伸手挑开他衣襟露出分明的锁骨与白皙结实的胸膛,在蓝忘机一脸茫然的样子下提笔在他胸膛写起了字。


"不知含光君介不介意?"


冰凉水润的笔尖一笔一笔的落在炙热的胸膛,蓝忘机眼色逐渐危险,他道"不介意。"


魏无羡道"那便不用劳烦含光君去拿纸了,不知写在这里的可算数?"


蓝忘机咬字清晰道"算数。"


魏无羡边写边道"不可衣冠不整,不可坦胸露乳,不可二人同席……"又抬头问道"学生有一事不解。"


蓝忘机道"…问"


魏无羡道"我抄的这些含光君日日犯,为何不自罚?"


蓝忘机盯着他道"为何要自罚?"


魏无羡停笔道"哦~原来含光君是这样的人~"


蓝忘机抓住他手道"与命定之人一同,便不算犯禁。"


魏无羡道"原来如此,学生觉得站着抄太累了。"


蓝忘机道"你待如何?"


魏无羡拉着他走到榻前坐下又轻轻推着他躺下将那洁白衣袍拉得更开道"劳烦含光君躺着,我也好抄些。"


魏无羡跨坐在他身上抄得认真无比,蓝忘机眸色染红,笔尖如毒蛇在腹部腰间游走,所到之处,烈火燎原。


魏无羡道"含光君你呼吸别这么重呀,这胸膛一上一下的,学生都不好写字了。"


蓝忘机猛地翻身将魏无羡压在身下,魏无羡拿着笔笑道"含光君这样我怎么抄?"


蓝忘机道"坐着也累,不如躺着抄?"


魏无羡一边回应着他难以忍耐的吻手也未停住,仍是继续在他身上写着,不过那字已不是什么家规而是些毫无规则的圈圈点点。


魏无羡被吻得目眩神迷,拿着笔的手一会戳在蓝忘机腰侧,一会滑过脖颈,乌黑的墨痕如咒文般留在蓝忘机身上,白皙的肌肤在墨痕与昏暗的屋子里的衬托下显得苍白阴冷,看着实在奇异,冲击视网。


蓝忘机腾出手夺过他手中的笔扔在一旁,魏无羡满眼笑意道"含光君这是为何?我可还要抄家规的。"


蓝忘机扯开他衣衫:"不必抄了。"说着又要吻下去。


魏无羡侧头避开道"那可不行,我是含光君屋里的人,传出去别人怕要说含光君徇私包庇了。"


蓝忘机扳过魏无羡的脸道"我替你抄。"


蓝忘机家暴现场诸位退散!!!∑(°Д°ノ)ノ



第一早魏无羡艰难起身见蓝忘机正端端坐在书案前替他抄着家规,他揉着腰嘟哝道"我怎么觉得我还不如勾栏女子呢,卖了身只让别人给我抄书?"


蓝忘机看他一眼道"若觉得亏了,那便多犯几次。"


魏无羡连连摆手:"学生不敢!"






评论

热度(2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