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月

【忘羡双重生】同道且从容十六

喃秋想吃阔落炸鸡:

*道侣忘羡重生少年


*渣文笔,江宇直。


*原著内容为“*”


*渣文慎入


 


 


 


 


 


 


“为什么蓝湛可以进,我却不能?”魏无羡撇着嘴抱着两把剑说道。


 


“我都进不去,你在想什么!”江澄帮魏无羡抱着忘机琴骂道。


 


“他们可是在讨论怎么杀温狗啊!”魏无羡叫道。


 


“现下他们三大家族和仙门百家还没同意联合呢。”江澄叹气。


 


“啊,江澄,其实没那么麻烦的。”魏无羡腰间的陈情突然出声道。


 


纵然江澄已经习惯了这些东西会说话的设定,乍一听到也心里发毛。


 


“你们这些有灵的能不要突然说话吗?!”江澄气道。


 


“好的。”一个温润少年音应道。


 


江澄差点把手中的忘机琴甩出去。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魏无羡笑的连剑都要抱不稳了。


 


他们把这些东西一一放在了石桌上。


 


江澄翻了个白眼,道:“有灵的赶紧先说出来,我谢谢你们了。”


 


魏无羡笑道:“避尘怎么不说话?忘机琴都有,它怎么了?”


 


明明这货在阵里说的最欢!三只想到。


 


避尘:“嗯。”


 


“能把我放随便旁边吗?”


 


“你喜欢我的随便?”魏无羡依言做了。


 


“谢谢主人的道侣。”避尘未了还加一句“它很可爱。”


 


江澄悚然至极。


 


“……主人,我什么时候能去杀温狗?”随便道。


 


“你怎么比我还急,很快了。”魏无羡笑道。


 


“为什么三毒不会说话?”江澄托腮道。


 


“需要特殊条件唤醒啊,比如你身处绝境?或者濒死?”陈情道。


 


“陈情别胡说。唤醒剑灵顺其自然就好。”忘机琴说道。


 


“……”江澄摇头“算了,太吵。”


 


“哪里吵了?江澄你就知道乱说!三毒听到了会伤心的!”随便道。


 


江澄闭上眼睛双手捂住了耳朵:“你和魏无羡一样惹人烦。”


 


“师妹真过分,这关我什么事?”魏无羡摆弄着陈情笑道。


 


余光看见一个身影,魏无羡连忙叫道:“蓝湛!你来啦!”


 


江澄站起与蓝忘机互礼,哼了一声。


 


“他们同意了吗?”江澄问道。


 


“兰陵金氏,还在犹豫。”蓝忘机道。


 


“我就知道。”魏无羡表示意料之中。


 


“我觉得只要我上就好。”陈情道。


 


“你怎么这么狂啊!闭嘴!”随便道。


 


“不可以哦,陈情。”忘机琴说话总是温温的。


 


“别逞能。”避尘道。


 


“喧哗。”蓝忘机无奈道。


 


天知道避尘当时有多吵,到最后也只有忘机琴肯搭理它了。


 


“主人,我有个请求。”忘机琴说道。


 


“不可以。”蓝忘机道。


 


魏无羡疑惑:“什么啊?”


 


“他天天都在想着和陈情合奏。”避尘解释道。


 


“……”陈情沉默。


 


“哈哈哈!现在不可以,我要带着它走啦。”魏无羡把陈情别回腰间笑道。


 


“魏无羡,你要去哪?”江澄问道。


 


“我陪你去。”蓝忘机道。


 


“不必啦,”魏无羡亲了蓝忘机一口“我只是去推波助澜而已。”


 


“好。”


 


见魏无羡离开,江澄偏头握紧了拳。


 


“蓝忘机。”


 


“?”


 


“我不知道你们两个是怎么回事,我也不屑于插手什么。但是我还是想说……”


 


“要是玩玩的话,请你尽早离开他,不然我饶不了你。”


 


“……”蓝忘机道“认真的。”


 


“那就,对我这个师兄……好点。”




江澄大步走开了。


 


 


 


 


 


 


 


“金宗主还有什么要说的吗?”江枫眠问道。


 


青蘅君目光平静的望向金光善。


 


聂明玦冷哼一声。


 


“既然不说话,我就当同意了。”


 


魏无羡走进大厅轻飘飘说出这句话。


 


“阿婴?”


 


“江叔叔,各位好啊。”魏无羡拱手礼道。


 


“你一个小辈替我做什么主张?”金光善道。


 


“金宗主莫不是怕了?”魏无羡道。


 


金光善不语。


 


“废话少说,诸位现如今难道还想着独善其身吗?”魏无羡微笑问道。


 


一些小家主沉默了。


 


“难道,真的要就此开战?”


 


“不然?等着温狗打到家门口?”聂明玦怒道。


 


聂明玦这句话让一众人反应过来,连连出声同意加入。


 


“好!赤峰尊真是侠肝义胆。”魏无羡赞道。


 


“那么,小辈冒昧的为此次伐温之战取个名字怎么样?”


 


“你取吧。”江枫眠同意道。


 


魏无羡摇着陈情,抬手往天上东边的方向一指再缓缓转而又指向西方,勾唇笑的肆意。


 


“射日之征。”


 


 


 


 


 


 


 


 


 


 


 


 


 


 


师姐不知道江家差点灭门的消息,所以还在眉山虞氏


 

评论

热度(4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