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月

暗相思,不得语。20(岐山忘羡穿越二十年后)

三岁晚吟:

金凌提着笔不知如何下手,每次写到自己的字时总会如此,大舅舅究竟何时回来。


先生走过来道"少爷不必写字,写名即可。"


"哈哈,金少爷还没个字呢。"


"他那大舅舅回不回来谁知道呢。"


"小声点,让他听到有你们几个好果子吃"


金凌一支笔生生被他捏成两截,先生看了看摇摇头对几个学生道"你们几个将今日所学抄写十遍。"还未来得及和金凌说话,金凌起身拱手道"先生,我有些不舒服,先退学了。"说完便走了出去。


他就这么在金鳞台闲逛着,走到那一片金星雪浪前趴在木栏上自言自语"大舅舅你还回不回来…"


他自小便听江厌离江澄说起这位大舅舅,可就算云游也该游够了吧,又懒懒的在那木栏上翻了个身用手肘撑着身子,眼神瞥见学堂先生往大堂走去。


金凌一拍脑袋道"糟糕!舅舅今天也来了!先生该不会是去告我状的吧!"


说着悄悄跟在先生身后走去,看他是否要告状,见先生走进了大堂他趴在门上仔细听着。屋里传来金子轩的声音。


"先生?你怎么来了?"


先生道"是为小少爷的事而来。"


金凌叫苦,果然是告状来了,爹娘还好,舍不得打骂自己,可偏偏舅舅今天在,果然耳边传来江澄声音。


"阿凌?那小子又惹什么祸了?"


先生道"并无惹祸,是为了小少爷取字而来。"


金凌想,先生又不是不知道自己的字为何不取,为何白白走这一遭?


又听江厌离道"阿凌的字要我弟弟取的,先生可有什么问题吗?"


先生道"夫人,少爷早就到了取字年纪,不少人在他背后多舌。"


金子轩怒道"谁敢!可是学堂那帮子弟?"


江澄也生气道"那帮臭小子!"


先生道"两位别生气,我此行来不是为了告那些学生的状。"


金子轩道"那是为何?"


先生道"夫人说要魏公子来取字,可魏公子早就在十多年前与温若寒同归于尽,这么多年都没等到他入梦,想必早就已经神魂俱灭了。"


江厌离道"不会的,阿羡会来的。"


先生道"我知道夫人与魏公子姐弟情深,可少爷有权利知道真相,况且魏公子本是慷慨就义,是英杰,若是少爷知道,也会感到自豪。"


金凌在外听着脑子一片空白,等了多年的大舅舅……早已经死了?意识恍惚下不小心推动了木门发出声响。


江澄道"谁在外面!"见没有人应答他起身走出。


"…阿凌?"


见金凌模样想必已经听到方才所说,江厌离听见金凌在门外起身,却不想金凌红着眼冲进屋问道"阿娘!先生说的可是真的?!"


金子轩道"阿凌,怎么跟你娘说话的。"


金凌追问"大舅舅真的…真的不在了?!"


他虽没见过这个舅舅,可从小便玩着他做的那些小玩意长大,江澄江厌离又时常提起他那些趣事,日积月累的竟也在心里有了深深的感情。


江厌离一时不知如何答他,金子轩道"阿凌,不许这样跟娘说话!"


又听江澄道"是真的。"


江厌离忙喊道"阿澄…"


江澄握着手道"姐,其实你心里清楚的,他从不入梦是因为…因为…"


"因为我没死罢了。"


几人闻声回头,蓝忘机从门口走进来,而他身旁还跟着一人。


金凌正伤心又看见魏无羡气不打一处来,他吼道"是你?!你竟还敢来这里!?" 却听身后江厌离颤声道"阿凌…不可无礼…"


金凌听江厌离声音不对回头去看,不看还好,一看,自家爹娘舅舅全都起了身,而舅舅娘亲皆红了眼眶。金凌又想起之前在林中魏无羡问江厌离是否安好,今日舅舅阿娘又这般样子,果然这人对阿娘图谋不轨!今日这是带人抢人来了?!


他吼道"你想干嘛!"说着准备提拳上去,蓝忘机上前一步挡着他,江澄却突然冲过去不轻不重的一掌打得魏无羡连连退了几步撞到门上,金凌被江澄突然的动作吓得一惊,谁不知道舅舅脾气不好,这人今天来抢人简直找死。


蓝忘机沉着脸准备还手又听魏无羡道"没事。"


江澄死死揪着他抵着门红着眼大声吼道"你他妈这么多年死去哪了!?"


魏无羡道"乱葬岗。"


乱葬岗是什么地方修仙之人都知道。


江澄怒吼道"你吃饱撑了吗!没事去那破地方去干嘛!?乱葬岗离莲花坞才多远!?你老人家走不动了不成?!"


他揪着魏无羡的手不住的颤抖,他大声喝道"你说!你怎么回事?!"


方才那一掌他不过用了半成灵力,魏无羡竟受不住的连连退了几步。


魏无羡红着眼流出一行泪笑道"我没有金丹了。"


如惊雷贯耳冷水浇头,江澄怔怔看着他,眼眶包不住的泪倾瀑流下。


半响,江澄颤声问道"你说…什么?"


蓝忘机走到两人身前将江澄一掌推开,江澄仍是没反应过来。


魏无羡对江澄道"行了你,你的时间到了,我要和师姐说话的。"说着走向江厌离。


江厌离早就在金子轩怀里哭成了泪人,而金凌完全懵住,方才舅舅不是要打他的吗?怎么还哭了起来?我还从没见舅舅哭过呢。


魏无羡走到金子轩江厌离身前叫道"师姐。"


江厌离缓缓挣开金子轩伸手捧着魏无羡的脸,反复确定这不是一个魂魄,她哭道"阿羡…真的是阿羡…"


魏无羡覆上她的手道"师姐是我,是阿羡,我可想师姐做的莲藕排骨汤了。"


江厌离又哭又笑道转头对金子轩道"是阿羡…子轩,真的是阿羡…"


金子轩上前揽着她,方才他听魏无羡说他金丹没了,握着拳头轻轻的在他肩上打了一拳。


"你小子总算是回来了,我夫人日日盼着你给我儿子取字呢。"


魏无羡哼道"便宜你了!"


金子轩道"我说你不应该叫我一声姐夫吗?"


魏无羡道"想得美。"


江澄听到魏无羡这个回答十分满意。


江厌离忙擦了擦眼泪对金凌招手"阿凌,快,快过来。"


金凌听他们的对话早就心知了几分,方才江厌离叫他阿羡,大舅舅不就是叫魏无羡吗?


金凌走到三人身旁,江厌离拉着他道"阿凌,快叫舅舅,这就是你大舅舅啊!"


魏无羡抱着手看着金凌,见他一脸难以置信的样子又忍不住伸手一阵乱捏:"怎么啦?不愿意?上次我还救了你呢!"


金子轩听到金凌竟遇到危险问道"怎么回事?"


金凌被魏无羡揉着脸含糊道"没…没什么!"


江澄走上前来拍了他脑袋上一掌道"愣着干嘛!叫啊!不是从小就念叨吗!"


金子轩魏无羡异口同声道"你能不能好好说话别动手!" 说完两人尴尬对视一眼。


金凌方才也听见魏无羡说他金丹没了,想必就是先生说的那样了吧,为了百家而牺牲,又常听人说他舅舅世家公子中排名第四,人称丰神俊朗,曾经肯定也是一个风光恣意的公子,而如今失了金丹竟还能有说有笑,果然舅舅不是凡人能比,魏无羡的形象在他心里瞬间又高大起来。


江厌离道"阿凌,叫啊。"


魏无羡放开他摆手道"行了,别勉强他了,上次他叫仙子,这小子小小年纪娶妻了不成?"


"非也,仙子是我送阿凌的一只灵犬。"


金光瑶进门走到魏无羡身前拱手道"久仰魏公子大名,有幸一见。"


魏无羡见他一身装束便知他身份,颔首还了一礼道"敛芳尊过奖了。"


金光瑶却突然行了一个大礼,几人不解,魏无羡忙拉起他道"这是为何?"


金光瑶道"二哥都告诉我了,魏公子换命时带上了我的,原本我是一个十恶不赦之人。"


江澄上前问道"什么换命?"


金光瑶看这几人反应道"这…魏公子你没说吗?"


魏无羡摊手道"这下又要说一遍了。"魏无羡耐着性子又说了一遍。


江澄咬牙痛道"你为何总是这样!?"


江厌离走到他身前道"阿羡…师姐不怪你。"


魏无羡道"师姐,看到你们都好好的,我做的一切都值得了。" 他看着金子轩道"抱歉。"


金子轩道"什么抱歉!你都改了,我还得谢谢你了!魏公子!"


魏无羡笑道"那倒不必了。"


金凌听得目瞪口呆,这简直闻所未闻…原来十几年不归的原因…竟是醒不过来无能为力…


魏无羡道"行了,你们别这个表情了,看得我不自在,本就不是什么了不得的事,我还清静的睡了十多年,乐哉乐哉。"说完耳边却传来金凌的声音。


"舅舅…"


魏无羡一愣狂喜抓着他道"好外甥!再叫一次!"


金凌又叫道"舅舅!"


被一家子认亲而冷落在一旁的蓝忘机出声叫道"魏婴。"


魏无羡这才想起来自己竟把蓝湛晾一边了,金子轩也想起自己竟没让蓝忘机坐,他道"金某疏忽了,含光君见谅,请坐。"又着人奉茶。


魏无羡正向他走去江澄却把他揽到一旁两人说起了悄悄话。


江澄道"你怎么回事?回来就招惹了蓝忘机?"


魏无羡不知如何给自己的好哥们解释他二人的关系,他道"额…我来的路上遇到了,他说可以带我一程。"


江澄道"他竟也愿意?"


魏无羡道"你别把人家想得这么差行不行。"


江澄鄙夷道"你这是在替他说话?"


魏无羡道"实话而已,蓝湛很好的。"


蓝忘机似乎实在忍受不了江澄对魏无羡又是打又是勾肩搭背的,他又叫道"魏婴。"


魏无羡连忙转头应道"哎,我在呢。"


金子轩却觉得听出了别样的意味,他摸着下巴走到江厌离金凌中间,一手搭着金凌,一手搭着江厌离道"阿凌,阿离,你们觉不觉得他二人关系不一般哪?我印象中,蓝忘机可是极讨厌魏无羡的。"


江厌离不由自主的点点头又连忙摇头道"子轩别乱说。"


金子轩道"我没乱说,你真不觉得吗?"


江厌离纠结道"好像是…是有点…"


魏无羡将江澄放在自己肩头的手一甩走到蓝忘机面前,江澄只觉得眼珠子都快掉下来了,他见魏无羡勾着蓝忘机胳膊,全场静默,谁不知道蓝忘机不喜与人触碰,何况还是他讨厌的魏无羡?!


金子轩道"阿离,你看我说对了吧。"


魏无羡看了看蓝忘机笑道"就是这样了!我要和蓝湛成亲!"


江澄吼道"你说什么!?"


一群人被他这消息砸得目瞪口呆,金子轩脑中浮现出当年在云深不知处时魏无羡与蓝忘机二人的水火不容,有趣……


江厌离忙问道"阿羡,你说真的吗?"


魏无羡道"师姐,是真的。"


江澄仍是不敢相信道"你说什么!"


魏无羡道"你聋了不成?我说我要和蓝忘机成亲!"


江澄又准备过来揪他被蓝忘机伸手挡住。


江澄道"蓝忘机你什么意思!"


魏无羡躲在蓝忘机怀里无辜道"师弟你不为我高兴吗?"


江澄实在想不出这事何来高兴!这两人都是男子,谁嫁谁娶!?


他指着两人道"你说你们要成亲!那你说!是你魏无羡去姑苏还是他蓝忘机来云梦!?"


若是娶蓝忘机过来也就罢了!


魏无羡抱着蓝忘机的腰道"自然是我跟着蓝湛去姑苏了。"


蓝忘机闻言低头看着怀里的人,嘴角勾起一弯笑意。


江澄气极指着魏无羡吼道"你!你还真是不要你这张脸了?!你这是要嫁去蓝家?!"


魏无羡道"那又如何,谁嫁谁娶不都一样。"


江澄道"好个顺带你一程!我真是信了你的鬼话!"


金子轩一家就站在原地看热闹一般看着三人,


魏无羡走过去搭上江澄的肩准备说话,蓝忘机又将他手拿了下来。


"…………"


魏无羡道"蓝湛真的挺好的,我就是喜欢他,不瞒你说,我们十几年前便私定终身了。"


江澄一时之间被他几个炸弹炸得语无伦次,他在脑海里组织了语言道"十几年前?你们!你们难不成在云深不知处求学时便情愫暗生了?!怪不得啊,怪不得你明知他讨厌你你还去撩拨他!我竟是没看出来!"


魏无羡道"随你怎么想吧,我今天就要去云梦告诉江叔叔虞夫人。"


江澄忽而得意道"得了吧,就算爹娘同意,蓝启仁会同意?他若是同意了,我江晚吟亲自给你们操办婚礼!"


魏无羡眼珠子一转作难道"对啊!怎么把蓝老头儿给忘了!哎呀!这亲成不了!"


江澄心里有了蓝启仁这个与魏无羡势不两立的老古板做保障,冷哼一声说话十分洒脱。


"你若是让他同意,我给你魏无羡当陪嫁丫头都成!"


吃瓜金子轩惊讶道"江澄你玩这么大的吗?!"


江厌离拉住江澄好言相劝"阿澄…这是好事啊…你用不着的吧…"


金凌却已经想着舅舅穿丫鬟服饰的样子去了,忍不住噗嗤笑出声。


江澄道"姐,他这是嫁出去,咱们云梦丢不起这个人!你放心吧,蓝启仁最看不得他了。"又转头对魏无羡笑道"他不会同意的。"


魏无羡靠着蓝忘机抱手道"师妹你放心,你的丫头服饰师兄亲自给你挑选,亲自着人给你做!"


江澄懵道"什么意思?"


蓝忘机扶上魏无羡道"叔父已同意,这几日便会去提亲。"似乎担心魏无羡这性子还会亲自给江澄量尺寸。


他道"江晚吟,服饰尺寸你自己量好给魏婴。"


江澄彻底懵着僵硬的站在原地,蓝启仁怎么可能同意!绝不可能!


江厌离高兴道"太好了!这是好事!爹娘也会同意的!"


金光瑶过来道"魏公子含光君,可否让我给你们准备礼服?"


蓝忘机欲拒绝,魏无羡飞快道"那自然好!" 这样也省得他和蓝忘机烦心了,再说,兰陵金氏做的礼服能差?那才能衬出我与蓝湛的玉树临风郎郎相配!


金光瑶高兴道"在下定亲自督促!"


魏无羡道"有劳敛芳尊啦。"


金光瑶道"哪里,这点远不足还魏公子之恩。"


魏无羡一拍脑袋道"还没给我外甥取字呢!"


金子轩道"您还想得起你这个外甥啊?"


魏无羡沉思许久道"就叫…如兰怎么样?"


金凌问道"蓝思追的蓝?!" 说完见一群人看他的眼神不太对,他慌道"舅舅,哪个蓝?"


魏无羡挑眉道"不是蓝思追的蓝。"


金凌道"那是那个蓝?"


魏无羡道"兰草的兰。"


金凌皱眉道"什么?舅舅!你改一个吧!"


魏无羡揽着他道"有何不好,兰草乃四君子之一,很好的!就这个!金如兰!"


金子轩万分嫌弃"这字跟女孩子一样!你换个!"


金凌看到救星一样忙道"爹!爹你也觉得不好是不是!"


金子轩十分严肃的点头道"爹也觉得不好。"


江厌离却道"千古幽贞是此花,不求闻达只烟霞。这个不错!我觉得挺好的!"


金凌见江厌离很满意的样子无望的求道"舅舅,你换一个吧!"


魏无羡道"不换!就这个!"


金凌走到金子轩身前眼巴巴的看着他,金子轩看了看江厌离转头对金凌道"阿凌啊,这字…也挺不错的,挺好的。"


江厌离挽着他胳膊道"是吧!子轩你也觉得好吧!"


金子轩点头道"嗯!我觉得挺好的!"


金凌等了这么多年等来了这字,他咬牙道"如兰就如兰吧!谁敢叫我打谁!"


门口又进来两人,纷纷向众人行礼,金凌道"思追?你们怎么来了?"


蓝景仪道"金凌你看不见我吗?"


蓝忘机道"何事?"


思追道"泽芜君让我转告您,他明日便去云梦。"


江澄一颗浮着的心终于落下,蓝启仁真的答应了……我要……做陪嫁丫头了……


魏无羡见江澄一副生无可恋的样子走过去对他道"行了!不会让你当陪嫁丫头的,我还怕你跟着我过去蓝湛喜欢上你怎么办。"


"魏婴!"


"魏无羡!"


魏无羡见他二人脸色沉得出水忙道"我开个玩笑嘛!"


江澄仍是想不通,明明他二人水火不容的,他喃喃"为何…你们两个会…"


魏无羡道"你说的啊,你亲自操办!"


江澄闷道"嗯…"


金光瑶道"那等你们日子定下来我便去姑苏与二哥一同布置。"


蓝忘机想到他去布置指不定得多骄奢,他道"不必。"


魏无羡却道"好啊好啊!"又对蓝忘机道"蓝湛你就接受人家一片好意吧。"


蓝忘机见魏无羡很乐意无奈道"嗯。"


江厌离道"那我与子轩布置云梦!阿羡你们这就去告诉爹娘,定下日子再传人通知。"


金子轩道"魏公子嫁人可要风风光光的。"


魏无羡江澄同时道"滚!"


金子轩哈哈大笑。


金凌走到蓝思追身前问道"思追,你们到时候会去吗?"


思追道"自然会去。" 金凌高兴极了!他道"那到时候咱们一起。"


景仪挥了挥手道"金凌你真的看不到我吗?"


金凌道"看到了看到了。"


景仪郁闷道"我有这么透明吗?"


魏无羡道"行了,我们这便回去,我等不及了!"


江澄嗤道"你就这点出息?"


魏无羡道"对了,这么多年你也该娶妻生子了,走,带我回去看看。"


金子轩闻言忍不住笑了出来,江厌离忙拉了拉他,他又艰难忍住。


江澄咬牙道"滚一边去!"


魏无羡摸着下巴围着他打量道"不是吧江澄?您贵庚了?还没娶妻?"说着捂着嘴憋笑。


江澄脸色越来越黑道"你给我闭嘴!"


魏无羡憋不住笑出声道"哈哈!你还不如我嫁人呢!哈哈哈哈!"


江澄忍无可忍追着他打,两人追着出了门。


蓝忘机颔首道"告辞。"


蓝忘机出了门,江厌离道"太好了!子轩!我们定要好好操办!" 又道"阿羡……太苦了…"


金子轩搂着她对金光瑶道"阿瑶,喜服的事就交给你了。"


金光瑶笑道"兄长放心吧,魏公子是恩人,自然不能马虎。"


思追景仪两人也连忙行了礼跟着出去。


评论

热度(4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