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月

大婚(原著向忘羡) 家室

苏子:

  (五)家室








  卯时,蓝忘机醒,睁眼便是魏无羡蹙眉的睡颜,他还覆在他身上,轻微一动,身下的人轻哼一声,便再沉沉睡去。








  蓝忘机耳垂微红,无声无息的下了塌,打开静室的门吩咐门生去取了热水。








  今日是新婚后第一日,需在辰时去长辈那敬茶。








  蓝忘机靠在塌边,在魏无羡耳边说道:“魏婴,醒醒。”








  魏无羡转过头去,继续沉睡。








  蓝忘机便不再叫第二遍,将他轻轻抱起,放置在浴桶里。








  魏无羡靠在浴桶边缘沉睡,蓝忘机拿起抹巾小心翼翼的擦拭着他的身体,虽然力道轻柔,但是昨日真的是对他太过,身上青痕紫痕片片而生,惹的他闭着眼睛也从嘴里模模糊糊的吐出了疼。








  蓝忘机自责不已,手下更为温柔,清澈水中,有略微鲜血在下方水里散落开来。








  “蓝湛!”这一下直接刺激的魏无羡苏醒,身体都略微颤抖。








  蓝忘机有愧于此,担心问道:“魏婴,很疼吗?”








  魏无羡打了个哈欠,看着蓝忘机一脸担忧的模样,他的耳垂泛红,眼眸里带着愧疚,看的魏无羡心生怜惜,心中直叹上天不公,明明是他被搞的半条性命都丢了,含光君却是一副欲语还休的模样,叫人看了还以为是他欺负了蓝忘机呢?








  魏无羡看着蓝忘机,颇委屈的说道:“蓝湛,你昨晚可凶了,真真跟猛兽一般,我喊了半天让你停你都听不见,将我啃的骨头渣都不剩。”








  “我......,我......对你......”








  “二哥哥,对我什么呀?怎么不说了?又是羞的说不出来了?”魏无羡见他窘迫,更是忍不住逗他,“是不是昨天我生的太美了,你情难自禁?”








  蓝忘机别过头不语,握着布巾的手指微微蜷缩。








  魏无羡正欲转过身去调戏,却因动作幅度太大,牵扯下身,立马疼的叫了一声。








  蓝忘机坐不住了,起身就去拿静室内的一盒药膏,然后就着温水的湿润,细细的为魏无羡涂抹伤口。








  “魏婴,是否缓解?”








  魏无羡抬起脸看他,笑意连连,说道:“二哥哥,你亲亲我,我就不疼了。”








   








  蓝忘机的吻霸道至极,跟他外表极不相称,一吻结束,双颊绯红必是魏无羡,而蓝忘机仍是翩翩公子样。








  魏无羡一派餍足,蓝忘机继续为他擦拭身体,见他眼睛闭闭合合,说道:“魏婴,莫要再睡,辰时须拜见叔父和兄长。”








  “可是我真的好困呀,好蓝湛,再让我睡一会好不好,求求你了,就睡一小会。”魏无羡这便要垂下头去。








  蓝忘机一把将他腾空抱起,说道:“回来再睡,你且先起。”








  被穿戴完毕的魏无羡不停的打着哈欠,脚一落地,便觉双腿酸胀不已,像踏在棉花堆中,一个没留心,直接撞进蓝忘机怀里。








  “魏婴!”








  “蓝湛,只是有点困,你牵着我慢慢走就好。”魏无羡暗暗叫苦,心想下次可真不能让蓝忘机喝酒了。








   








  二人均跪坐在地,魏无羡拿起一杯茶盏,双手递给坐在上方的蓝启仁。








  “叔父,请喝茶。”








  蓝启仁看着今日的魏无羡,身着蓝家白色校服,头发被系的平整,给他递茶的脸笑意吟吟,一派正经模样。








  “魏婴,你既入我蓝家,应当遵守蓝家家规,克己守礼,莫如从前那般轻狂肆意,作为忘机的道侣,更要如忘机一般以身作则,尽当立于世家楷模。”








  “是,叔父。”








  蓝启仁对魏无羡今日的表现可算满意,当年的魏无羡可是样样都忤逆与他,如今与忘机在一起久了,性子终归是安稳了些。








  等蓝启仁喝完茶,魏无羡又稳稳当当的端过另一杯,递给蓝曦臣。








  “哥哥,请喝茶。”








  蓝启仁的眉头跟蓝忘机的眉头一起蹙了起来,倒是蓝曦臣笑的更是开怀了。








  “好好好,忘机欠我的倒是由魏公,如今也不能叫魏公子了,唤你阿羡可好?”








  魏无羡一愣,想起了莲花坞旁的温柔少女,眼眶微热,说道:“哥哥,好。”








  “阿羡,忘机与你不易,日后望你们夫夫二人相濡以沫,共计余生。”








   








  敬茶完毕,魏无羡困倦不已,难以顾及后续礼仪如何,一路混沌,回到静室便蒙头大睡,睡到夜月当空,才从塌上坐起。








  静室内点起油灯,蓝忘机早已坐在书案旁,将备好的饭食一一放好,唤他过来用膳。








  魏无羡饿到极致,拿起筷子狼吞虎咽一番,吃到半响,忽然想起什么,对蓝忘机说道:“蓝湛,我早上似乎还听到什么七日解禁还是什么的?是跟你有关吗?”








  蓝忘机回道:“恩,婚后七日解禁。”








  魏无羡咬了咬筷子,想道:“是不是说可以不管蓝家家规什么的,想做什么就做什么?”








  蓝湛道:“恩。”








  “原来是这样,那二哥哥我们下山去吧,我想出去转转。”








  “好。”








   








  第二日,魏无羡便和蓝湛下山去了,今日不同以往,纯粹是下山到处游玩,故避尘忘机琴连同陈情都一起扔在了静室。








  下山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去了布坊,缠着蓝忘机把他身上的校服都换成了常服,他挑了一套青色衣衫给他,将那发冠和抹额一并取下来,长发如他一般只是用发带将长发微微系起,抹额则被魏无羡缠在自己手腕处。虽说他家含光君依旧面容清冷,不过换上常服之后平易近人了许多,不再那样冷冰冰的。








  魏无羡则给自己选了一套紫色衣衫,换上之后,依稀有少年模样。








   








  两人身着常服,混在人群之中,路人皆当是两位出来游玩的富家公子哥,不似从前那般拘谨,倒让二人过了起了平凡的小日子,一路上尽是吃喝玩乐,最后晃到了兰陵。








  兰陵不愧是金氏的管辖地,处处都透露着贵气,金星雪浪随处可见不说,路上行人皆是华服傍身,几乎不见落魄之人。








  魏无羡喃喃自语道:“金凌这小子管理的不错啊?兰陵金氏这边的人可真是过的好。”








  蓝忘机将手中买的东西用乾坤袋装好,问道:“可是要上金陵台见金凌?”








  魏无羡摆摆手说道:“如今人人知我莫玄羽是谁?再上金陵台,大有不妥。蓝湛,我们去买点蜡烛纸钱之类的吧,我想去一个地方。”








  “好。”蓝忘机应道,早在他们不知不觉中往兰陵方向去的时候,蓝忘机便知他魏无羡想要做什么。








  兰陵金氏祖墓,因有一圈符灵禁制,故无须派专人看守。不过对于魏无羡和蓝忘机来说,这禁制不值一提。








  进入禁制之后,便能看到祖墓全貌,这里几乎埋着所有兰陵金氏的嫡亲家属,最老的在前面,新建的都在后面。








  魏无羡带着蓝忘机向后走,找到了师姐江厌离和金子轩的坟墓。他把刚买的蜡烛点燃在坟墓两边,带着蓝忘机在坟墓面前朝江厌离行了大礼。








  魏无羡一边拿出纸钱,一边说道:“师姐,我来看你了,不好意思,都过去这么长时间了,阿羡才来看你。如今,金凌长的可好了,江澄也还好,我么,都成亲了,所以带他来看看师姐,他长的可俊了,就是跟我一样是个男人,师姐,你会不会怪我.....”








  “魏婴。”蓝忘机忽然叫住了他,一脸担忧的说道:“别哭。”








  魏无羡这才发现自己满脸都是泪,忙抬起袖子去擦,却是越擦越多。








  “这真是奇怪了,我竟然也会哭呢,太丢.....”








  蓝忘机抱住了魏无羡,于是魏无羡渐渐的从呜咽变成了嚎啕大哭。








   








  魏无羡愧疚吗?很愧疚,他自问可以对得起江澄,对得起江家,可是师姐呢,他一开始杀了金子轩,让她没了丈夫,毁了师姐的幸福,而后不夜天又失了控,直接让师姐为他送了命,留下了孤零零的金凌。他可以献舍重来,师姐却再也不能醒来了。就算他杀金子轩不是故意,可他毁了师姐,却是不争的事实。








  魏无羡痛苦吗?很痛苦,也很委屈。他活活忍受着痛苦剖丹给江澄,然后又不得已选了鬼道,人人恐惧他,又羡慕他。他虽然说过他修邪魔外道也能一骑绝尘,可是他最开始在乱葬岗如何度过的,鬼道使用过度过强的时候,他是如何被反噬的,最后明明是去报温宁温情的恩,却被人算计,毁了师姐,毁了一切,最后他死的时候被万鬼反噬,碎成齑粉。剖丹是痛苦的,死的时候被万鬼撕咬,又何尝不是痛苦万分?








  这些他从未提起,就算蓝忘机面前也未曾表露,这次,下定决心来祭奠师姐,面对如母亲般包容他的师姐,他才将这些情绪释放出来。








   








  魏无羡在蓝忘机怀里哭了很长时间,久到他以为他这辈子的眼泪都流完了他才停止,蓝忘机替他将脸上都擦干净了,和他一起在师姐和金子轩墓前深深的拜了三拜,然后离开。








   








   








  云深不知处,魏无羡献宝似的到处给人发礼物,给叔父带了茶叶,给大哥带了蜜饯,给思追景仪带了小玩意等等,等他到处跑完回来,蓝忘机说要带他去一个地方。








   








  “二哥哥又瞒着我干了什么?”魏无羡被蓝忘机拉着,一同去往云深不知处的后山。走了一会,在一个山洞面前停下了。








  魏无羡看那山洞,在洞口石壁上用好看的字体镌刻了三个字,伏魔洞。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蓝湛,你还记得这个啊。”








  “恩,魏婴,你进去看看便知。”








   








  魏无羡走了进去,里面除了没有血池,其他的布置跟他当年的伏魔洞几乎一样,他不得不夸夸蓝忘机了,他也不过只邀请过他去了一次,结果他能记得这么清楚。








  魏无羡看着蓝忘机道:“蓝湛,你瞒着我尽干些好事,这一看也不是一时半会能弄好的,说说什么时候动了这心思啊?”








  蓝忘机道:“大婚前夕,兰陵金氏送来了一批金光瑶的遗物,我看里面有不少都是你的手稿,想你前世在伏魔洞经常钻研法术,便照例仿制了一个,供你空余时消遣。”








  “消遣也好,我一个招阴旗仙门百家都争着用,我的好东西多着呢,日后也让他们开开眼罢。”魏无羡靠近蓝忘机,在他耳边说道,“这可都是亏了含光君呢,含光君想不想要什么奖励?”








  蓝忘机不语,直接把他压到石壁上,毫不犹豫的吻了上去。








   








  春光旖旎无限好,佳人天成共长生。








   








   








  《大婚》完结








   








  TAG.完结散花,谢谢观看的盆友,后期有长篇,后会有期啦

评论

热度(2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