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月

人不如故(二十一)

羲和熙和:

 掉马ing~




  再顾不得什么雅正端方,蓝忘机一路狂奔至尸山山脚下,却被生生惊得停下了脚步。他仰头看着这座终日不见日光、阴森可怖的山,感受到了山中冲天的怨气,不自觉地将手中的避尘握得紧了些。哪怕蓝忘机再怎么天赋过人,现在的他也只是一个十六岁的少年,面对此情此景,没有吓得掉头就跑已属不易,说完全不害怕也是不可能的。只是蓝忘机终究是按下了恐惧的情绪,目光一紧,固执地走进了这片污秽之地。




  前脚刚一迈进去,就引来了一群凶尸,低吼着冲向蓝忘机,眼中寒意大作,尖利的指甲似乎还闪着寒光。蓝忘机转了转手腕,执起避尘迎了上去,沉下气,向长剑中注入了一股灵力,清冷的剑身映出了蓝忘机沉着的面容。




  淡蓝色的光闪过,接二连三地豁开了扑上来的凶尸的身体,连带着牵扯出它们身体里危险的沥青般的血液,洒在枯焦的草地上,转瞬便被吸收殆尽。




  一只凶尸从背后袭来,速度奇快,眼看就要洞穿蓝忘机的胸口,却见蓝忘机眼角余光一瞥,脚下一动,错开一个精确的角度,正好与那凶尸擦肩而过,再伸手一抓,将它反手扔了出去,连带着撞倒了其余还想扑上来的凶尸。他震了震手中的长剑,嫌弃地甩掉粘稠的黑血,再度足尖点地,投入到战斗之中。




  很快,又有一大批凶尸向蓝忘机袭来,蓝忘机冷冷地扫视了一眼周围,口中默念了几句咒语,猛地将避尘深深插进泥土中,顿时,一股强劲的灵力以长剑为中心爆开,四周的凶尸都被这股力量掀翻在地。还来不及起身,浅蓝色的剑刃便掠至它们眼前,霎时间,凶尸们便身首异处,失去了支撑的身体就像废旧的破布娃娃一样毫无生气地倒在了地上,结束了畸形的苟延残喘。




  不得不说蓝忘机着实是法力高强,大批涌来的凶尸就这样被逐个消灭。但他的身体到底还在发育中,韧性有余而耐力不足,他心下清楚,再这样下去必定会力竭,况且自己现在也的确隐隐有些支撑不住,就连向来一尘不染的纯白校服都沾上了些许血污。他拄着剑稍稍喘了口气,旋即又挥剑上前,准确地洞穿了一个凶尸的喉咙,拿它的身体作为挡箭牌,横扫出去,恰好挡住了堪堪伸到眼前的利爪。




  周围的凶尸越来越多,蓝忘机也越发形容狼狈,好几次险些被凶尸伤到,不由有些心慌。他努力定了定神,翻手取出忘机琴,换成左手执剑,右手则快速地在琴弦上拨弹出声。清越的琴声与乱葬岗中的怨气相互缠斗着,竟是不相上下,而凶尸们受了琴音的影响,无论是攻击的力度还是速度都大大下降。蓝忘机看准时机,低喝一声,一荡手中长剑,清出一条道来,再无心恋战,足尖点地,瞬息间便将凶尸们远远的甩在了身后。




  终于摆脱了凶尸的纠缠,蓝忘机有些心悸地低喘着,而眼睛则一直看向方才笛音传出的方向,心脏开始不受控制地疯狂叫嚣着,连手也有些微微的颤抖——那里,会有自己日思夜想的人吗?




  树上传来轻微的鼾声,方才凶尸的大吼大叫也只是让魏无羡不耐地翻了个身,毕竟他也没有想到居然会有人胆敢硬闯乱葬岗。




  乱葬岗上的古木大多直插云霄,遮天蔽日,就算是白天也难见阳光,更别提夜晚了。清冷的月光经过树木的一层层过滤,真正到达地面的寥寥无几,这些微弱的光照在魏无羡苍白而俊美的脸上,纤长的睫毛在他脸上投下一片阴影。他的双手交叠放在耳际,眉头微蹙,看起来睡得并不安稳,似是噩梦缠身的样子。




  不大的脚步声由远及近,仔细一听便可体会到那人的紧张,毕竟作为姑苏蓝氏的得意弟子,蓝忘机向来行得端坐得正,何尝有过这样慌乱的脚步。蓝忘机抿了抿干涩的唇,缓缓举目四望,眼中充满了期待。




  乱葬岗很黑,但他还是敏锐地捕捉到了一片玄色的衣角,顿时心跳得乱了章法。他张了张嘴,却没有发出声音,双腿也像是被钉在了地上,竟动弹不得。一阵没来由的狂喜冲刷着他的心,一向淡定的他此时因为这阵狂喜而乱了阵脚。蓝忘机就这样静静地盯着那片衣角,眼中的感情瞬息万变。




  他想问他为何会在这里,他想将他抱在怀里再不放手,他想告诉他我找了你很久很久,他想和他说我害怕以后再也见不到你……




  突然,树上的人动了动,竟一个翻身就从树上坠落,眼看就要摔倒在地,却终是落入了一个微冷的怀抱里。经过这般折腾,人自然是醒了的,奈何刚睁开眼就看到了蓝忘机,魏无羡理所当然地以为自己在做梦。平日里炯炯有神的眼睛现下半睁着,还带着水汽,眼角染上了一抹浅红,只消一眼就勾去了蓝忘机的半条魂。




  似乎还嫌不够,他怀里的魏无羡贪恋地嗅着环绕周身的檀香味,又往蓝忘机怀里蹭了蹭,带着哭腔说道,“蓝二哥哥,我好想你……”全然不觉抱着自己的人浑身一僵,原本平稳的呼吸也骤然变得粗重。



评论

热度(1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