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月

[忘羡/曦澄/轩离]他大舅他二舅都是他舅———三十七 神助攻金凌坑爹的时空回溯纪实

面包蟹在咆哮:

    师姐真是一个无比温柔的姑娘啊


这一章也算是各种糖渣子吧哈哈哈哈


                 




                   第三十七章          交心


魏无羡跟着江厌离在莲花坞外的集市上缓步走着,心中一直有点不安,他知道师姐是多么敏感聪慧的女子,也知道,自己修鬼道的事情既然被她看到了,难免会多想,自己怕是瞒不住此事了,又怕自己若是说了,对方心里会难过,便一直有些犹犹豫豫


“阿羡,你来看这个”江厌离像是没看见对方踌躇地样子,拉着他转角进了一家布料店,布料行的老板显然是认识江厌离,弯腰行礼“大小姐,可是来选做衣的料子”,江厌离笑着点了点头,转身对着魏无羡说到“阿羡,你说,我穿什么颜色的好看?”魏无羡看着眼前一脸幸福地笑着的师姐,突然就想到那年在乱葬岗上,师姐穿着喜服的样子,他低低说道“师姐穿什么颜色都好看,既是大婚,自然红色最为喜庆”


江厌离抚上那些颜色鲜亮的绸缎布锦,“阿羡,其实本来金夫人来信说关于婚礼的筹备金家都会一手承办的,但是我还是想让阿羡亲手为我挑一款好看的料子,穿上阿羡挑的那身婚服呢”魏无羡听到江厌离的话,却猛然一愣,“师姐,你.......”


“阿羡,虽然我不知道你那个时空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至少在这里,我不想给你和阿澄留下遗憾,也不想给阿凌留下遗憾”,江厌离手上挑出几款颜色较为接近的大红衣料,没有看着魏无羡,只是柔声说到


“师姐,我们真的没事情,你别担心”似是欲盖弥彰一般,魏无羡别开眼,装作漫不经心地开口,随后他拿过江厌离挑的那几个红色,装作聚精会神地思考着到底那个颜色更加衬师姐的肤色,一边小心翼翼地观察着对方的神色,江厌离听了他几乎算得上敷衍的说词,也没再追问,只是笑了笑,将一件朱红色的绸缎比在魏无羡身上,笑着点点头,似是很满意的样子,“师姐,你这是.......”,江厌离俏皮地笑了一下,“我大婚,你和阿澄不会还是只穿原来的那些个衣服吧,还有你从小便偏爱这黑衣,不会在师姐的婚礼上也穿黑衣吧,你觉得这个颜色配你和阿澄吗”


魏无羡瞪大了眼睛,我,和江澄,参加师姐的婚礼,是啊,这一时空,一切都不同了,温家已灭,莲花坞还是那个莲花坞,师姐也能够与金子轩长相厮守,就算他再看金子轩那厮不顺眼,都得承认,师姐确实深爱着金子轩,那时候自己年少,看不懂当时是少女的师姐的心态,只以为对方也不过是父母之命不得违背,而来到这个世界他也看到了金子轩对待师姐也是情根深种,以往对他的那些偏见,也随着这些日子有所淡化,他想,只要师姐幸福,那便是最好不过的事情,现如今,师姐告诉他,他终于以云梦大弟子的身份,作为师姐的师弟的身份堂堂正正地参加她的大婚了,这是他做梦都会笑醒的事情,更是他午夜梦回想象了无数次的师姐的出嫁




“怎的不说话,可是不喜欢这朱红色,我倒是觉得很衬你和阿澄的肤色,到那时候,你俩怕是要把师姐的风头都给抢了呢,不知道要迷倒多少来观礼的世家女子”江厌离显然很满意这个颜色和它柔软细腻的触感,微微笑着点头朝老板示意了一下,拿出两锭银子,将买好包好的衣料不客气地放到还怔楞着的魏无羡的怀里,“我们再去看看别家的衣料,等一下恐怕得叫裁缝来家里给你们量一下身材和尺码,你们现在都长大了,若是还是十五六我倒是记得你二人的尺码,现在我可有些看不准了,不过看到你和阿澄一下子都变得这么大了,我还真的觉得不适应呢,可能在我记忆里你们还是那俩个一个窝在怀里一个背在背上的小家伙”,江厌离掩袖轻笑,摇了摇头,拉着魏无羡出了店门





“啊,阿羡饿不饿”,江厌离看到码头上那个摊饼子的小食摊,拉着魏无羡走到摊主面前,“麻烦请给我四个饼”“好嘞,大小姐”,摊主显然认出了眼前之人,但是也有些好奇他旁边抱着衣料的俊朗男子是谁,看样子比大小姐大一些,莫非是大小姐的心上人?赶忙拿了四个饼递给江厌离,江厌离掏出荷包要给钱,摊主极力地拒绝“大小姐,以往生意都是靠江宗主来照应着,眼瞧着莫不是这位公子与大小姐好事将近?就当做给大小姐的贺礼吧“,江厌离被他逗笑了,却还是摇摇头放了一块碎银给老板,随后拿着四个饼,递给魏无羡两个,“阿羡,快吃吧,我知道你最喜欢吃他家的饼子,以前出门你总是记不得带钱,总是来了和摊主赊上,最后等着我和阿爹给你来还账,你呀,这次出门也没带钱吧”





魏无羡接过还冒着热气的饼子,觉得眼中酸涩,原来,师姐都记得,自己最爱吃的小吃,自己不带钱的小毛病,他拿过一个饼子,咬了大大的一口,熟悉的味道刺激着味蕾,虽然当时从乱葬岗下来回到莲花坞,他也带着蓝湛吃了这个饼子,但是不知为何,他总觉得味道是不同的,那时候和蓝湛分享着这个饼子,是分享着他的年少,是分享着他的家乡,是分享那份他最美好的回忆,而现在,大约是回到家的那种感觉吧,江厌离将另外的两个饼子包好,笑的朝他摇了摇“回去带给阿澄,他也很喜欢这个来着,以前你总是拿四个,吃两个还带两个给他”,魏无羡看着江厌离眼中温柔的笑意,也跟着有些傻气地笑了起来,是啊,他都忘了,以前,他惦记着有什么好吃的都给江澄带一份,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他和对方之间只剩下尴尬呢,好在,这一切,都来得及挽回,至少现在,他们会默默守护在彼此身边了不是吗






“阿羡,你和阿澄都会好好的,对吗”江厌离知道魏无羡有心事,也知道他和江澄都是为了不让自己担忧才缄口不言,便聪慧地没有再追问,走在热闹的集市上,她看着身边的男孩,虽然他容貌大变,但是那份深藏在其中的灵魂是不会变的,她以前一直认为,阿羡便是那林中的鸟,向往着潇洒与自由,不羁于俗世对他的任何评价,那不是骄傲自大,而是他的资本,她也很喜欢看到那样子的阿羡,她却是担忧那时候在驻地时候见到的那个他,双目红瞳,周身怨气深重,她虽不修行,却也知晓那样的修行之道定然对于阿羡的身体有损,却又怕开口对方为难


“师姐,对不起”魏无羡似是鼓起勇气才说出了这句憋在心里很久的话,江厌离回过头,看到青年红着眼眶站在闹市之中,脸上却仍然是少年时候才有的不知所措,江厌离好笑地摇了摇头,“怎的突然和师姐道上歉了,是刚想起来刚才是师姐给你买的饼子吗”魏无羡红着眼睛微微垂下头,“师姐,若我说是我害的金凌从小没了爹娘,你,你还会对我这么好,会原谅我吗”,江厌离愣了一下,她没想到魏无羡竟然愿意主动开口,其实她原本就有些猜测,不论是当时金凌避而不谈自己是如何离开他的,连江澄来了都对于魏无羡的事情讳莫如深,她其实猜到了自己和金子轩的事情,恐怕不是那么简单,却没想过一定要让他们谁一定说出真相,毕竟她想无论对于谁来讲,这些往事都是痛苦而夹杂着血与泪的伤口,若是可以,她宁愿就当做什么都不知道,也好过让他们彼此撕开对方最不想触及的伤痕


“阿羡,过去的就让他过去好吗,只要我们现在都好好的,都能幸福,那么过往也就没有那么重要了”,江厌离抬起脚尖,在对方的头上轻轻敲了一下,“快走吧,别瞎想了,那里有家首饰店,陪我进去看看”,说完拉着对方的袖子直接将他拖进了首饰店,老板一看是云梦的大小姐,笑的眼睛都眯成了一条逢,赶忙将二人迎了进来,拿出店里最好的玉器首饰展示给二人




“阿羡,你看这个,是不是和蓝二公子很相配”江厌离拿出一对玉佩,玉的成色和透度都是极好的,在日光的照耀下,闪耀着透亮冷然的玉色,“师姐?”魏无羡看着江厌离将其中一只放在自己腰间,比对着,有些满意地笑着,显然没明白过来师姐在干什么



“老板,就要一对这个吧”江厌离继续准备掏银子被魏无羡阻拦了下来,“师姐,你买这些男子的玉饰作甚,怎的还要送给蓝湛?”江厌离付了钱,将装着玉佩的精致盒子放到他手心里,“是给你和蓝二公子的”她笑着眨了一下眼睛,“师姐,你,你是如何知晓......"




“师姐是女子,自然对于情爱一事比你们男子观察更细致,你二人之间的情谊,也只有阿澄才看不出来吧”江厌离露出一个狡黠地微笑,“阿羡真的长大了,都有心仪之人了,师姐当然要表示一下啊”,魏无羡看着盒中两枚小小的玉佩晶莹润泽,透着冷白的光,忽觉心头一暖,便凑过去微微倾下身子靠在江厌离的身上,“羡羡还小,羡羡还是个孩子”,“那羡羡几岁啦”“羡羡三岁啦”,江厌离笑着点了一下他的鼻子,“调皮,若是让蓝二公子看见了,定要吃我这个师姐的醋了”,魏无羡摇摇头,“金子轩肯定醋死我了”二人笑着互相挽着出了首饰店






待二人走回莲花坞,魏无羡才发现,师姐说是陪她去买东西,最后全是买给自己的,心下只觉酸酸涩涩的,师姐永远是这么温柔而善解人意,真真是便宜金子轩那厮了



被江厌离拉到会客室,那里已经有给江家做衣服的老裁缝等在那里了,除此之外,江晚吟也站在一旁,正斜着眼,一脸不耐烦地等着,江厌离微微欠身,行了一礼,“还请劳烦李伯伯给阿澄和阿羡量一下身材,看看这礼服的样式该是如何才好看”




“阿姐,什么礼服?”江晚吟刚才从校场回来,因为昨晚的事情,他总觉得有些不好意思面对蓝曦臣,这还没想好如何对蓝曦臣说昨晚的事情,便被自家阿姐拉到了这里说要做什么衣服


江厌离拿过魏无羡抱在手中的衣料,放到案几上,没说话,转身将门带上,留下江晚吟和魏无羡二人在室内等着裁缝量体裁衣


“小江宗主,还请你二人脱掉罩衫”李伯看着眼前俊秀的两个青年,想到刚才大小姐的嘱托,拿着卷尺示意二人脱掉罩衫露出中衣方便测量尺码,江晚吟有些迟疑,昨晚自己和蓝曦臣应该.....没留下什么痕迹吧,若是让魏无羡这人看到了,还不知道要如何嘲笑自己,还没等他细想,魏无羡已将眼疾手快地把他的罩衫给扒了下来,看着江晚吟露在外面的肌肤上并无痕迹,魏无羡似是有些失落地叹了口气,还以为还能逗一逗江晚吟,没想到这二人如此小心谨慎


“魏无羡,你找死吗”江晚吟拉高自己的衣领,瞪了一眼魏无羡,有些心虚地别开脸,鬼知道他昨晚到底干了点什么,若是他真的把蓝曦臣给睡了,想必依照蓝家那死板的性格,不要死要活才奇怪吧,甩掉脑子里奇怪的想法,江晚吟叹了一口气,都什么事情,喝酒误事啊喝酒误事




“两位喜欢什么规制的礼服,是要为大小姐大婚准备的礼服吧”江晚吟此时听到阿姐大婚才瞪大了眼睛,他这几日忙于别的事情,竟然忘了金子轩和阿姐的婚事了,只是,这做礼服怎么要给他二人量尺码?



“师姐说,希望看到你我二人穿着这礼服参加她的大婚”魏无羡抚摸着那朱红色的绸缎,轻声说道,“她说,希望看到你我二人牵着她的手将她交给金子轩”,江晚吟愣在了原地,阿姐.......随后了然的一笑,倒真真是阿姐会做的事情呢


————————————未完待续————————————


怎么样让舅舅们穿一身红衣参加阿姐的婚礼会不会让蓝家两个直接昏古区哈哈哈,请他们原地结婚原地结婚好吗哈哈哈


下一章,小忘羡告白预警哈哈哈哈,少年人谈恋爱就是这么甜甜甜哈哈哈








“”

评论

热度(1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