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月

不悔。10(众人看羡羡剖丹乱葬岗经历)

三岁晚吟:

金凌双手撑地肩头微微颤抖的埋着头,他还没有来得及好好的将爹爹的样子印在心里,突如其来的变故令他感觉呼吸困难心脏紧缩,江澄见他这样一手搭在他肩头上,没像以前那般骂道男子汉大丈夫像什么样子!他知道这孩子对金子轩的长相气质没有什么印象,这才刚看到…又…想着又无声的叹了口气,自己又何尝好受呢。


"你杀谁都行为什么要杀死金子轩!!"


众人看到温情和温宁跪在他面前,魏无羡又一脚将温宁踹翻在地,温情吓的一缩心疼弟弟却还是没去扶,魏无羡又咆哮道"你杀了谁?你知不知道你杀了谁!"又见一小孩拿着只蝴蝶叫着羡哥哥,小孩跑进来显然被吓了一跳,一男子又赶紧将他抱了出去,蓝景仪看了看旁边的思追。


魏无羡吼道"你杀了他让师姐怎么办?!让师姐的儿子怎么办?!让我怎么办?我该怎么办啊…"


声音越够越小越来越绝望,温宁小声愧疚的说"对…对不起…都是我的错…对不起…"


魏无羡看了他半晌茫然道"谁来告诉我…我现在该怎么办啊…"说完瘫软在地。


世人都道夷陵老祖丧心病狂指使鬼将军残忍杀害金子轩后逍遥法外,更有甚者传他杀完金子轩后在乱葬岗和温氏余孽大宴…事实竟是主仆二人绝望的看着对方妄想救赎…而这需要救赎原因完全是…身不由己飞来横祸啊…


画面里的争吵停了,温情突然将一枚细长银针刺入魏无羡脖侧,魏无羡便动弹不得。


温情红着眼眶道"对不起"


魏无羡压着情绪问"你这是做什么?"


又见温情温宁郑重的对着魏无羡行了一礼,温宁道"姐姐方才与我商量好了,我们这边去金鳞台,请罪。"


"请罪?请什么罪?"


"这几日你昏迷时兰陵金氏已派人来喊话了,要你叫出温氏余孽为首者,不就是我和阿宁吗。"


魏无羡怒道"请什么罪!你们别他妈给我添乱!我叫你们这样做了吗!金子勋那咒根本不是我下的!快他妈给我拔下来!"见两人不为所动他又道"有办法的,只要找出下咒之人就行了,你们快给我解开。"


温情无奈的摇头"茫茫人海何处去找,况且金子勋袭击你是有问过你吗?"


魏无羡道"没有。"


温情道“是了,没问你,直接下杀手了,懂了吗?不需要任何证据,也不需要你来找出真相。你身上有没有恶诅痕,根本不重要,你是夷陵老祖,你是鬼道之王,你精通邪魔歪道,就算没有反弹痕迹也不奇怪啊,而且你可以不用自己动手,你可以派你的温狗喽啰走狗动手啊。反正就是你,你没法抵赖的。”


这话说的众人皆是埋下头羞愧至极,温情说错了吗?


没有,没有半分不对。


那时候的仙门修士哪怕是夜猎时遇到凶尸都会怀疑是夷陵老祖在附近,他们却忘了,在魏无羡没入鬼道前也常遇到凶尸邪魅,人的认知一旦发生某种就很难变回如初的样子。


  魏无羡无力的哑声道"你们究竟懂不懂?去金麟台请罪,你们两个,尤其是温宁,会是什么下场?你不是最心疼你这个弟弟的吗?"


温情道"什么下场都是应得的,算起来我们早该死了,这些日子算赚到了,这针的作用只有三天,我会交代好四叔好好照顾你的。"说完又蹲在榻前不重不轻的弹了下魏无羡额头道"这些话我没有对你说过,我怕再不说恐怕就没有机会了"对不起,还有,谢谢你。"


金凌闻言缓缓抬头,这话…魏无羡对他说过的,他说人这一辈子这两句肉麻的话是非说不可的…总有一天会哭着说出来…原来这话是出自这位姑姑之口吗?


画面中魏无羡看着温家姐弟二人无力摇头道"不要…"


那两人最后看了他一眼便转身走了,一人囚禁十三年,一人戳骨扬灰。


思追泪眼朦胧,姑姑…戳骨扬灰…那得多痛啊…


魏无羡躺足三天果然可以动了,他猛地起身准备跑出去又因躺了三天浑身发紧又扑跪在地,扶着额头晃了晃脑袋就冲出伏魔殿。


看着他跑出去蓝忘机面露痛色脑海里只浮现出一张癫狂近似走火入魔的脸,


一张呆呆傻傻的脸,


一个让人枯木死灰的字。


魏无羡在金鳞台漫无目的的走,见人就躲,无人就走,不知道在干些什么,忽听到一婴儿哭声,魏无羡脚步滞住寻声过去。


哭声是从一间漆黑无光的大殿中传来的,魏无羡无声无息潜到门前,从雕镂着精致花纹的木窗缝隙间向里望去。堂中置着一具黑沉沉的棺木,棺木之前,跪坐着两个白衣女子,左边那个女子身形孱弱,这个背影他绝不会认错,从小到大,他被这个背影的主人背过无数次,是江厌离。


右边女子道"阿离,你别坐了去休息休息吧。"


江厌离轻轻拍着怀里的婴儿道"娘,我没事,你去休息吧。"


魏无羡握紧拳头看这些一幕,红着眼眶心如刀绞。


   金凌听到江厌离的名字猛地抬起头来,他真的好怕,这次是不是又是短短一瞬?他颤抖着声道喊道"阿娘…"


江澄看见江厌离这个模样不忍去看红着眼把头偏向一侧。


  金夫人道"你这样下去是受不住的,我去给你弄点吃的来。"说着便起身出来,魏无羡匆忙逃走,他不敢去看师姐表情不敢面对师姐,躲藏不及便被金夫人看见,她大声喊道"来人!都给我来人!魏婴!他来了!"


逃离金麟台、退出兰陵城之后,魏无羡又失去了方向,开始稀里糊地乱走,神志不清,一刻不停,不知走过了几座城,忽然看到一堆人聚在一堵城墙前,议论纷纷,群情激奋。魏无羡原本是无视了这些人的,可走过去时,忽然听到人群中传来低低的“鬼将军”三个字。他顿时驻足,凝神细听。


"这鬼将军真是凶残,说去金麟台请罪却又发狂大开杀戒!"


"这魏无羡也真是,控制不住就不要瞎炼,炼出来条疯狗也不拿链子拴好,迟早有一天遭反噬。照这个趋势我看那一天不远了。"


"兰陵金氏也真是倒霉。"


"姑苏蓝氏才倒霉呢!杀的那三十几个人里大半都是他们家的,他们原本来助阵平息事端的。"


  众人听着怒火中烧!分明是金子勋不分青红皂白的去暗杀为难魏无羡!


"我他妈真想冲进去把这几个人拉出来看看!我操!"


又有人道"鬼将军已经被烧成渣了,这下魏无羡总该知道厉害了吧?我听好些准备去参加这次誓师大会的家主都放话了。痛快!"


   众人看见此时魏无羡的脸色极为难看阴沉,也是,无论他做什么,这些人的嘴里,永远不会有半句好话。他得意,旁人畏惧;他失意,旁人快意。横竖都是个邪魔歪道。


蓝忘机记得当时他赶过去时这群人向他诉苦说魏婴不分青红皂白的将他们乱打一通险些打死,真是可笑。


一人得意洋洋,仿佛他在这中有着莫大的功绩,道"是啊,痛快!他今后若是老老实实缩在那破山岗上夹着尾巴做人倒也罢了,要是还敢出来抛头露面?嘿,只要他一出来,就……"


"就怎样?"


突然听到这样阴冷的声音那群人纷纷回头,魏无羡一身黑衣面色苍白站在暗处,又冷冷的问道"只要他敢出来,就怎么样啊?"


  眼尖的人看到了这人腰间那管束着鲜红穗子的笛子,登时大惊大恐,脱口而出“陈情。是陈情!他是…他是夷陵老祖魏无羡!”


刹那间,人群朝四下逃窜开来。魏无羡吹出一声凄厉尖锐的口哨,这些人忽觉身体一沉,尽数趴到了地上,回头一看,发现所有人、包括自己的背后,都沉沉压上了数只形态不一、口垂鲜血的阴灵动弹不得!


魏无羡悠悠地穿行着,边走边道“咦,你们怎么啦?方才在背后谈论我,不是很嚣张的吗?怎么到了我面前,又是五体投地的另外一幅嘴脸了?”他走到刚才言语最刻毒的那人身旁,猛地一脚踩上他的脸,哈哈笑道“说啊?怎么不说了?——侠士,你究竟要把我怎么样啊?!”


那人被他一脚踢得鼻血狂飙,惨叫不止。数名修士在城墙上方观望,想帮忙又不敢上前,远远地隔空喊话道“魏……魏婴!你若是真有本事,你怎么不去找誓师大会的那些大家族大家主们?跑来欺负我们这些没有还手之力的低阶修士,算什么本事!”


魏无羡又是一声短哨吹出,那名喊话的修士忽觉有一只手猛地拽了他一把,从城墙上方跌落下来,摔断了双腿,长声惨嚎起来。


魏无羡面不改色地道“低阶修士?因为是低阶修士,我就必须要容忍你们吗?既然敢说,就要敢承担后果。既然知道自己是微不足道、贱如蝼蚁的杂碎,怎么不懂管好自己的嘴!”


一群人面如死灰,噤若寒蝉。半晌,魏无羡没再听到一句闲言碎语。


众人看到这景象竟觉得十分解气是怎么回事???


  "不过你们这些杂碎说得也对,是该和他们清算清算了。"他看着城墙上一张告示,方才这里人就是围着这张告示议论纷纷的。


不夜天城,誓师大会。


在场的大多都亲身经历过这场噩梦,纷纷觉得局促不安,毛发倒竖。


  众小辈没见过但这事早就妇孺皆知家喻户晓,传说中夷陵老祖魏无羡在不夜天一人一笛残大开杀戒,后又祭出阴虎符,致死五千修士也有说三千的,到不论多少只知道当晚的不夜天城瞬息之间变成一个人间炼狱血流成河。他们此时内心又好奇又害怕,他们将要看到江湖人人提起就魂亡胆丧,骨软筋麻一场噩梦。

评论

热度(4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