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月

《祈祷》1

初見花間蕊:



*忘羡,现代paro






祈求路上没有任何阻碍,令愉快旅程变悲哀。




——————








蓝曦臣推着自行车出来时,只看见蓝忘机扶着自行车,抬着头。




他顺着蓝忘机的目光看过去,看见了在三楼窗口趴着的魏无羡。




“那是无羡。”蓝曦臣道,“忘机,打个招呼吧。”




蓝忘机转头看向蓝曦臣,疑惑道:“……无、羡?”




“他……改名了?”




蓝曦臣道:“本就是叫魏无羡的,怎么了?”




蓝忘机摇了摇头,再次看向魏无羡。




蓝曦臣看看蓝忘机,又看看魏无羡,最后还是提醒道:“要打个招呼吗?我们要走了。”




“……”蓝忘机犹豫了一会儿,还是抬起手,对着魏无羡挥了挥。




而原本安安静静趴着的魏无羡似乎是被这挥手打开了什么机关,生怕蓝忘机看不见似的对着他拼命挥手,大喊道:“蓝湛!!!”




得到回应后,蓝忘机放下了手,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




蓝曦臣对魏无羡挥手喊道:“无羡,再见啦。”




“蓝大哥再见!”




“忘机,走吧,上学了。”




蓝忘机点头,跟着哥哥推着车走。




拐弯时,他回了一次头,魏无羡还趴在窗边看着他。






·






红灯还有三十八秒。




蓝曦臣看着红灯,心里计算了一下,觉得时间还是绰绰有余的。




突然,他听到从和魏无羡打了招呼后就没出声的蓝忘机开口问道:“他不上学?”




“你说无羡?”




“是。”




“过两个月也许就能上学了吧。”




“为何?”




“……”




直到红灯变成绿灯,蓝忘机才听到蓝曦臣道:“忘机,以后要好好照顾着无羡。”




“他只有一个人了。”







·








那只手软乎乎、白嫩嫩的,而且很温暖。




蓝忘机看了好几秒,才反应过来,这只手拉着他的手,居然没有让他有任何不适。




但可能是以为他不高兴了,拉着他的手的软白团子松开了手。




那瞬间,蓝忘机忽然松了口气,却也有点失落。




“哥哥。”




“我迷路了。”




蓝忘机在他面前蹲下,问他:“你叫什么名字?”




“阿婴……”软白团子想了一会,确定道:“魏、婴!”




蓝忘机对这个名字没有印象,又问:“你记得父亲……你记得爸爸叫什么名字吗?”




“爸爸是长泽。魏、长、泽。”




这个名字蓝忘机倒是有印象了,“是和爸爸来找蓝叔叔的?”




“嗯。”




“我带你回去。”




“谢谢哥哥。”








放慢脚步,领着软团子走了一段路,回头时却看到魏婴用手捂着嘴,轻轻喘着气。




想起哥哥曾经提过一次的“魏叔叔家的孩子”的身体状况,蓝忘机再次蹲下,意示魏婴趴上来。




蓝忘机等了一会儿,才感觉到那软团子慢慢趴上他的背,在他耳边小声说:“对不起。谢谢哥哥。”




“……不用。”




软团子的手抱着他的脖子,头靠在他的左肩。




胸口隔着衣服贴紧他的背部,而他也感受到了,那比他跳动得更快的心跳声。












“你还记得魏长泽叔叔吗?他们家过几天会来一趟。”




“那孩子身体不好……他……”




“如果见到他了,对他好点,好不好?”













“哥哥,你叫什么名字呀。”




“蓝——”蓝忘机只说出一个字,声音就突然掐断。




他觉得似乎有什么东西堵着喉咙,感觉嘴里都是的血腥味。




用舌尖抵着上颚,心中默念了几句“我没有事,都是幻觉”后,他清了清嗓子,道:“蓝湛。”




“蓝湛?”




魏婴靠在蓝忘机的肩上看着他的侧脸,不停重复。




“蓝湛。”




“蓝湛。”




“蓝、湛。”













“蓝湛!”




“今天不做题了,陪我玩好不好?”




蓝忘机的视线从自己的练习册转向坐在他左边的魏无羡。




他伸出左手,用指尖点了点魏无羡的习册。




“先写完。”




“先陪我玩嘛,昨天都写好久了。”




“先写。”




“……”




魏无羡不答,直接伸手转自己轮椅的手轮圈,打算逃之夭夭。




结果还没离开原地三厘米,蓝忘机就按住了他,按了轮椅的刹车,把自己原本拿着的笔塞在了魏无羡手上。




“先写完。”




魏无羡鼓着腮帮子,气呼呼的看着他。




蓝忘机指着自己的练习册,道:“在我写完之前写完,就陪你。”




等魏无羡奋笔疾书写完属于今天的题后,一抬头就见蓝忘机早已经放下笔,不知道看了他多久。




魏无羡伸手拉了拉他的手,惨兮兮道:“虽然你先写完了,但是我也都写完了,可以玩了吧?”




“等会,我还没写完。”




“啊?”




魏无羡一脸茫然,看着蓝忘机拿起笔在最后一题补了一个数字。




“现在写完了。”








·








“魏叔叔他们本来两个月前就要搬过来……但是出了意外。”




“无羡他……”




“以后,无羡就住在我们隔壁了。”




“他的腿还没好全,而且心脏……才做了手术。”




“他现在不能上学,能过去给他讲讲题吗?别让他落下太多功课了。”




蓝曦臣对蓝忘机简单说了一些他知道的关于魏无羡的事。




最后,蓝忘机只是点头,说:“好。”







-tbc-








评论

热度(30)

  1. 舞月初見花間蕊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