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月

宿醉

阿落-安定吃土中🍧:

BGM:Cranberry & Pancake-米津玄师




        “头还痛吗?”




        小野睁开眼睛时还算在早上,时针尚未转过今日的第一个直角。昨晚的酒会里大多是熟人,不用自己开车,喝酒也就不用那么顾忌,可就结果而言,似乎是把最熟悉的那一位给折腾得不轻。神谷坐在他身侧——沙发居然也能容得下一个躺着另一个并排坐着——手里翻着台本,手机盖在客厅矮桌上,从这个角度看不见他的脸。小野想支起身,脑袋里却仿佛有一百四十个十四松上蹿下跳,只能作罢坐起来的想法,转而尝试伸出手臂去圈那人的腰。“不头痛,但是晕。”他试探着问,“生气了?”




        神谷没躲也没推开,但也没转过脸来。“要不要喝蜂蜜水?对宿醉挺有用的。”他想站起来,奈何宿醉的后辈力气还是要大一些,抱住腰不撒手了。“你生气了吗?”声音更清晰了,是借着宿醉的劲头要一口气倒出来。“对不起……我下次不会再喝那么多。”




        “……你昨晚到底喝了多少?”前辈终于愿意正正经经看他,毫无预兆地喷笑出声,“你昨晚回来的时候,抱着我说想吃煎饼,跟求婚一样正式。”




        完全忘记了的醉酒人士首先懵住,神谷还在慢慢回忆。“对了,你还说想吃甜的,可丽饼会用到的那种蔓越莓果酱。”也还在笑,似乎在咀嚼比甜得发腻的可丽饼要更甜蜜的事物。“小野君你啊,说不定比想象中还要喜欢甜食哦?”




        ……咦?完全不记得了。 




        “就先不追究昨晚到底拖到几点了,看在难得和我味觉一致的醉酒小野君份上。”年长的一方放下台本,俯下身亲亲年下恋人额头。“昨晚酒会开心吗?”




         原来没有在生气阿。小野拢住对面脸侧,把嘴唇往自己的唇边带。“和很多熟人好好聊了一通,很开心。”




        “那就好。……下次少喝点,再怎么说都四十代了。”




          “好。”小野在亲吻中模糊地答应下来,恍惚间像是在这个吻中尝到了些微蜂蜜和蔓越莓酱的甜蜜气息。“那能请我吃蔓越莓酱煎饼吗?”




         还是想把更好吃的那一位先吃掉啊。




END. 

评论

热度(33)

  1. 舞月阿落-安定吃土中🍧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