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月

【阅读体】悔无期

梦羡:

《悔无期》


又名《当魔道众人在乱葬岗大围剿后看了魏无羡的一生》


 


楔子


江澄再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不是身处金麟台,而是平躺在一片空白的地方,他蹙了蹙眉,坐起身来,环视一周,发现周围皆是一片空白的空间,白的有些单一,而地上还有如同他刚才一般许多人,都是不知被何人放平在地上,诡异得很。这个空间就好似一个白纸盒子,将他们这些人关在同一处。




不知身处何处,不知为何来此,不知何人所为。




一连三个问题接踵而至,惹得江澄眉头蹙得更紧了。他心情烦躁地挥了挥手,不自觉得摩挲着右手拇指上的紫电。自从大围剿之后,这个动作他做的越发频繁了。江澄运转周身灵力,发现灵力受困于丹田,无法使用,已然是周身灵力被封。




江澄直感觉后背一阵恶寒,在场的人除了他以外,还有许多家的仙首家主,以及各家精英子弟,都是此次参加大围剿以及善后招魂仪式的子弟,或多或少的都有些面熟。也就是说,在场这些人大概就是整个修真界,能把这些人悄无声息地聚集在一起,是何方能人,如若是友方还好,但若反之......


 






江澄这边正在蹙眉沉思,突然感觉肩头一沉,他下意识回头,凌厉的目光还未收回,谁知入目的是泽芜君蓝曦臣。“江宗主,是我,抱歉惊扰你了。”蓝曦臣抱歉地说。江澄松了口气,毫不在意地挥了挥手,说:“泽芜君多礼了。”“江宗主可知这是为何?”“我也不清楚,不过看来这次参加......招魂仪式的人都在此处了。”“这样的话......”


 






两人说话的功夫,周围的人基本上都已经醒过来了,皆是处于一种迷茫的状态,四目相对都看得出彼此的不知所措。金光瑶见二人也在思虑此事,若有所思地说道:“这种异状,会不会与招魂仪式有关?”此言一出,全场哗然。




招魂仪式,招的是谁,众人心中清楚极了,七日之前众人都沉浸在乱葬岗大围剿胜利的喜悦中,可当喜悦过后,便剩下一缕愁云,毕竟,那人何等角色,当初温宁已然是个死人,却硬生生将他抢回来,那他自己呢?一时间,那个名字成为众人心中一根不能触及的刺。




江澄的脸色迅速黑了下来,直觉告诉他此事并非那人所为,但是......就像当初他不明白为何那人宁可叛逃江家也不肯听自己一回的无奈一样,自己无从为他辩白。




“一定是他......是他,是夷陵老祖,是夷陵老祖魏无羡回来了!”一家修士中一位年纪较轻的弟子颤抖着说道。虽然众人并没有去配合,但不意外地说,这名弟子无疑说出了他们的心声。




正当众人内心忐忑,各怀猜忌时,突然一个冰冷的声音响起来:欢迎各位来到此处秘境,在此之前,我先声明我并无恶意,只是想让你们观看一些你们所不知的事情,或许一切过后,你们会对一些人产生新的看法。




江澄眉头一皱,内心烦躁之际又带着一些莫名的不安,仿佛此事之后,有很多他所坚定不移的事实会产生翻天覆地的变化。而蓝曦臣则心中一动,方才声音中的“一些人”似乎有所特指,他突然很希望自家弟弟在这里,若能通过此事解开他的心结,那也好。只是,他回头看了看身后闭目养神的蓝启仁,和一旁面色沉重的聂明玦,又觉得有些东西若是公布于众,更是难解。




蓝曦臣不懂,有些事情,解铃还须系铃人。




那个冰冷的声音停顿了一下,随后又再次响起:对了,除了你们以外,这个空间里还少了一些人,不过,你们有些人之间或许有些许过节,先提醒一下,在这个空间里引战者,当心你们的灵力在也拿不回去。




众人心中不服,可是却还是被此言震慑住了,毕竟他们如今还在这个空间中,灵力被封,什么都不了,而且此人竟能将他们绑到此处,自然有办法让他们再也用不了灵力。




世人就是这般。




只见那声音活音刚落,便有白光一道闪过,只见一扇门凭空出现,众人目光凝滞在那扇门上,江澄更是目光呆滞,神情恍惚,因为在那扇门后走出的人实在让江澄不禁觉得,这一切又是自己无数个梦中的一个。




熟悉的笑容,熟悉的声音,就连身上的衣着也还是生前的模样,唯一改变的是,不同于之前那般毫无生气倒在自己怀中或是只留下几件物件,而真真正正,有呼吸有心跳有体温的人。“阿爹,阿娘,阿姐!”江澄有些木讷地叫着,那一刻,他终于不再是人人敬畏的江家宗主,三毒圣手,似乎又变回了那个在父母,阿姐的陪伴下成长的少年,只是江澄,江晚吟。




虞紫鸢看着近在眼前的儿子,突然觉得很不真实,不过看着江澄眼圈通红的模样,努力像往常一般,说道:“像什么样子!都是当家主的人了,怎么还是这般不成熟。”“好了,三娘子,别说了。”江枫眠无奈地扯扯虞紫鸢的袖子,像是从前许多次一样,只是这次,他抬头对着一下子长大的儿子,说:“阿澄,你做的很好,江家交给你,我很放心。”




江澄愣在原地,毕其母亲的严厉,父亲的肯定似乎更加不真实,从小到大,这句肯定从来都不曾对自己说过,他已经等了太久太久,那一刻,他真的很想大哭一场,和小时候一样。




江厌离此时也强忍着鼻尖的酸涩,微笑着看着自己的弟弟,江澄比她离开时好像又长高了一些,她这才想到,今年江澄也不过刚满二十岁,而且还尚未到生辰,还算不得二十。她走过去,竭尽全力将高出自己一头的弟弟搂在怀中,轻轻抚着他的头发。




江澄僵硬了那么一刻,很久很久,没有人这么抱过他了。可是这个怀抱,从未变过,一如儿时般温暖,他半晌才反应过来,极轻极轻,极缓极缓地抚上阿姐的后背,头埋在她肩膀上,感受着她的温度、呼吸和心跳,动作轻柔得像是怕揉碎了江厌离。不敢触碰。多少次,在梦里也是这样的情景,可是一醒来,什么都没有,怀中只有空气的冰冷和压抑。仅此而已,仅此,而已。




终于,江澄再也忍不住了,眼泪决堤而出,打在江厌离肩头,也打在江厌离心上,她脸上仍然带着舒心的笑容,可是眼角却也是闪烁着晶莹的泪珠。这些年,江澄肩上背负着的一切,她都看在眼中,不该如此,她的弟弟本不该这个年纪背负如此沉重的担子。




没人去阻拦江澄,也无人打扰他们,任由江澄在江厌离怀中宣泄,就连金子轩也未多语,只是静静地看着这一切,心中隐隐泛酸。他想到,多年后的金凌,会不会也是如此,午夜梦回的时候,无助,痛苦地大哭。




江枫眠看着姐弟二人的情绪慢慢平复下来,压下自己心中的悲伤,带着一如从前的微笑,轻轻安慰。而虞紫鸢表面上颇多嫌弃,却还是忍不住用手帕为江澄和江厌离的泪痕。




这样真的很好,特别好。


 






继江家夫妇,江厌离和金子轩的出现后,众人更期待接下来会有什么令人震惊的人出现了。接下来的人的确将众人惊得不轻,惊得许多修士将腰间的佩剑都拔了出来,全然忘了灵力被封和不得引战的前提。




是温情和温宁。




温情将弟弟护在身后,警惕地看着众人,全然忘记了温宁此刻已经是威风凛凛的鬼将军,在她的眼中,他永远都是那个胆小怯懦、说活都会结巴的少年。




就在气氛一阵紧张之时,空间中突然浮现一行大字:不得引战,引战者,灵力永封。这才迫使修士们将各自的佩剑悻悻地收了回去。


 






温情温宁寻了个角落坐下,互相询问着什么,只看见温情的脸色时阴时晴。就当众人以为没人再出来的时候,只见一片白衣走入众人的视线,云纹抹额,避尘忘机,此人并不陌生,正是蓝氏二公子,双璧之一的含光君蓝忘机。




令众人有些惊异的是,蓝忘机此人向来冷若冰霜,山崩于前也面不改色,可此刻却能窥见他眼底有一丝莫名的阴郁。“忘机。”蓝曦臣唤道,心中微微苦笑,果然还是躲不过。蓝忘机冲着蓝曦臣微微俯身,声色无常:“兄长。”又对蓝启仁微微行礼说道:“叔父。”蓝启仁微微点了点头,并未多言。




待蓝忘机走到蓝曦臣身侧后,蓝曦臣才轻声询问:“忘机,你的伤......”“无事,兄长。”蓝忘机神色如常,没有让蓝曦臣说下去。半晌,蓝曦臣轻叹一声,不知在叹什么。


 






那个冰冷的声音再次响起:各位,故事就要开始了,还请各位自行坐下吧。“请等一下,我想问一下,阿羡现在身处何处?”江厌离自刚进入这个空间,便寻找起那个熟悉的身影,之前她总是想对自己的那个弟弟说些什么,却又不知该如何开口,又说些什么。而后来,则是在没有机会说了。




现在,她只是想告诉他,她不怪他,她始终都是他的师姐,莲花坞一直都是他的家。可是,从始至终,她都不曾找到那张笑脸。隐隐之中,她有一种很不好的感觉,但是......她迫使自己努力不去向着她心中那个方向想去。




空间中一下子沉寂了,就连那个冰冷的声音都未曾响起,这种诡异的安静让江厌离心中很不安,江枫眠和虞紫鸢也隐隐觉察到不对了,温情温宁则像是触及什么一般,低着头沉默。




若在此刻有人观察蓝忘机的表情,就会发现那双淡琉璃般的眸子里是清晰可见的心痛。一双薄唇也紧紧抿着,似乎极力压抑着什么。




“阿澄?”江厌离看向低着头不见表情的江澄,求助似的唤着他的名字。然而却迟迟不见江澄回应,这时连原本已经要开始显现的大屏幕都停了下来等着他的回应。




好长时间之后,久到江厌离已经决定放弃这个问题时,江澄才缓缓开口:“阿姐......他会回来的。”答案,尽在其中。




瞬间,江厌离睁大了一双美眸,满是呆滞和不可置信,随后又闭上了眼睛,原来,不过数月,便可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金子轩抱紧她,他清楚,那是她从小看到大的人,如今这突如其来的消息,对于生性善良的她,太残忍了。




江枫眠和虞紫鸢隐隐清楚发生什么了不起的大事,也察觉得到气氛中弥漫着的诡异。两人对视一眼,都清楚对方心中有同样的疑问,刚想开口问个清楚,却被突然滚动的大屏幕打断了,只能将疑问咽回去。


 






在场众人盯着那不断变化的屏幕,隐隐觉得,或许这里能给他们所有人一个答案。




一个想知道又不敢知道的答案。



评论

热度(4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