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月

【忘羡同人】蓝二公子暗恋史051

白玉瓜瓜:

40W字大长篇【魔道】同人,为我最爱的小说发电~~~
一篇蓝忘机视角的【魔道】同人文,原著向。以蓝二哥哥的视角,去体验《魔道》中的各种玻璃渣,感受老祖究竟有多么诱人吧~
PS:没有新角色加入,纯原著向。但是有私设情节,都是在原著中有迹可循的,例如:【莳女花魂篇】【秣陵苏氏的由来】【问灵十三载】【射日小组cosplay剧场】【忘羡夫夫婚后日记】等等。


--------------------------------------------------------------------


051.跟我回姑苏


【他们身后,wen逐流还没有立即死去,脸色爆红,浑身抽搐,兀自挣扎不止,双目圆睁,眼珠几乎爆出眼眶。


鬼童冲蓝忘机和江澄龇牙不止,敌意尽显,魏无羡微微扬手,让它收回獠牙,目光在蓝忘机和江澄之间来回扫动,三个人,竟没有一个人先开口。


  半晌,江澄一扬手臂,扔了一样东西过去。魏无羡想也不想,举手一接,江澄道:“你的剑!” 】


  魏无羡的手慢慢落下,看上去再自然不过的动作,蓝忘机却觉察有异,也不知是不是错觉,他总觉得,魏无羡好像有些拿不起那把以轻灵奇巧闻名的随便。


  【魏无羡低头看了看随便,顿了一顿,才道:“……谢谢。”


  又是半晌无言,忽然,江澄走上前来,拍了他一掌,道:“臭小子!这三个月,你跑哪里去了!”


这虽是一句责骂,语气里却尽是狂喜。】


蓝忘机虽没有上前,但目光始终锁定在魏无羡身上,见江澄忽然拍了魏无羡一掌,心生不悦,但也不便说什么。


【魏无羡被江澄这一下拍得整个人一愣,片刻之后,也一掌拍了回去,道:“哈哈,一言难尽,一言难尽!” 】


方才他身上的那股阴冷之气被这两掌冲淡了不少。


蓝忘机还没来得及作何感想,江澄忽然用力抱住了魏无羡,随即又猛地推开,咆哮道:“不是说好了在山脚那个破镇子会合吗?我等了五六天,连你的鬼影也没见着!你要死也不死在我跟前!这三个月我忙得头都大了!”


魏无羡一掀衣摆,又在那块石头上坐了下来,摆手道:“都说了一言难尽啊。一群wen狗当时也在挖地三尺地找我,在那儿守着把我抓了个正着,扔一个鬼地方去折腾了。”


闻言,江澄想起wen晁之前说过的话,道:“是乱葬岗吗?wen晁说的都是真的?可恶……我下山之后,仔细盘查询问过镇上的人,都说从没见过你这个人?!”


  魏无羡道:“你问那镇上的人?都是些没见过世面的乡野村夫,怕多生事端谁敢跟你说实话,而且wen狗肯定下手段封过口,当然都说没见过我。”


江澄骂了一声:“一群老匹夫!”又追问道:“那你是怎么出来的?还变成这样了,你做了什么?这些凶尸居然肯听你的话。之前我和蓝二公子接了夜袭江陵、沔阳等地监察寮的任务,结果被人抢了先,没想到会是你!那些符篆也是你改的?”


蓝忘机的目光紧紧的锁在魏无羡的身上。


不知为何,魏无羡虽然回来了,可蓝忘机心中的不安之感却没有减少半分。他总觉得,眼前的魏无羡除了精神有些怪异,就连气息也是外强中干。


或许是因为他的脸色实在太过苍白,也或许是因为,他总是站不了一会儿就下意识的坐下……


  魏无羡眼角瞥见蓝忘机一直在看着他们,微微一笑,道:“差不多吧。我说在某处发现了一个神秘洞穴,里面有神秘高人留下来的神秘典籍,然后就变成这样出来大杀四方了,你信不信?”


  江澄啐道:“你醒醒,传奇话本看多了吧。世上哪那么多高人,遍地都是秘洞秘籍!”


魏无羡摊手道:“你看,说了你又不信。以后有机会再慢慢跟你说吧。”


见他满口胡言乱语,蓝忘机了然。心知多半是因为他在此处,魏无羡才不便在“外族子弟”面前吐露实情。


江澄似乎很懂,十分默契的敛了喜色,道:“也好。之后再说。回来就好。”


  【魏无羡道:“嗯。回来就好。”


  江澄喃喃重复了几遍“回来就好”,又猛地拍了他一掌:“你真是……!被wen狗抓住,还扔到那种鬼地方都能不死!”


  魏无羡得意道:“那是。我是谁?”


  江澄忍不住骂道:“你得意个屁!没死也不早点回来!”


  魏无羡道:“我这不是刚出来吗?听到你和师姐都很好,你又在着手重建云梦江氏,组盟参战,我就先去杀几只wen狗给你减轻点儿负担,做点儿贡献。这三个月,辛苦你了。”


听到最后一句,江澄似是想起了过去三个月里艰辛奔波,日夜颠倒,微微动容,旋即,敛了神色,恶声恶气地道:“把你这破剑收好!我就等你回来赶紧拿走,不想再天天带着两把剑,不停地被人问东问西了!” 】


这两人你一言我一语,气氛融洽得仿佛根本容不下第三个人。


魏无羡仿佛又变回了当初那个明俊潇洒的少年,二人忽然调侃的情景,让蓝忘机不禁回忆起曾经他们在云深不知处修学的时候。


不管怎么说,魏无羡平安回来了,蓝忘机本不该多做停留,可有些话他还是必须问个明白。


  【蓝忘机忽然道:“魏婴。”


他方才一直静静站在一旁,此时忽然开口,魏无羡和江澄都转向他。魏无羡仿佛这才想起来要和他打招呼,微微侧首,道:“含光君。” 】


这个称呼从魏无羡的嘴里叫出,显得格外生疏,他从前都是叫他“蓝湛”,甚至是“蓝二哥哥”。


  也罢,蓝忘机也与他计较,道:“沿路杀wen氏门生的,是不是你。”


  魏无羡道:“当然。”


  江澄道:“就知道也是你,怎么为什么用那么多种方式去杀?费这么多事。”


  【魏无羡道:“好玩儿呗,玩死他们。直接全灭了太便宜他们了,一个一个地杀给他们看,一刀子一刀子慢慢地割。wen晁不必多说,我还没折磨够。至于这个wen逐流,他受过wen若寒的提携之恩,改姓入wen家,奉命保护wen若寒的宝贝儿子。”他冷笑道:“他要保护,我偏要让他看着wen晁在他手里,一点一点变得面目全非,变得人不像人,鬼不像鬼。” 


这笑容三分阴冷,三分残忍,三分愉悦,蓝忘机将他的神情清清楚楚看在眼里,向前走了一步,道:“你是用什么方法操控这些阴煞之物的?” 】


想让这些邪物听令,自然需得提供它们所渴望的东西,比如生命、魂魄,就连那些符篆都是以人血绘制,蓝忘机几乎不敢去想,魏无羡究竟在消耗什么来驱策这些邪祟的。


不论是用他人的,还是用他自己的,蓝忘机都不愿看到。


  魏无羡嘴角的弧度锐减,斜眼睨他。江澄也听出了不谐之音,道:“蓝二公子,你问这话是什么意思。”


蓝忘机紧盯着魏无羡,道:“回答。”


情急之下,他几乎是吼出来的。


鬼童与周围其他走尸纷纷躁动起来,魏无羡回头扫了一眼,他们不甘不愿地缓缓后退,潜入黑暗之中。魏无羡这才转向蓝忘机,挑眉道:“请问……我不回答会怎样?”


蓝忘机向来不善言辞,此刻更是心急如焚,却是越急越不知道说什么,情急之下,竟本能的出手想去抓住魏无羡的手。


  魏无羡闪身避过,避过了蓝忘机突如其来的一擒,倒退三步,道:“蓝湛,咱们刚刚久别重逢,你就动手抓人,不太好吧?”


蓝忘机动手不动口,魏无羡见招拆招,两人都是迅捷无伦。第三次拨开他手之后,魏无羡道:“我还以为我们应该至少算个熟人。你这样一言不合大打出手,是不是有点儿绝情?”


蓝忘机根本不是想和他动手,更不是想打他,可他也是太过心急,此刻也反应过来,悻悻的收回手,自责方才太过失礼。


  可一码归一码,蓝忘机执拗的追问道:“回答!”


  江澄拦在他们两人中间,道:“蓝二公子!”


魏无羡道:“蓝二公子,你问的东西一时半会儿可真难讲清楚。而且很奇怪。设若我追问你姑苏蓝氏的秘技,你会回答我吗?”


蓝忘机险些一口老血喷出,心道:我当然会回答你!不不……这都什么跟什么?谁要问你什么鬼秘技了?


蓝忘机差点被他气傻了,越过江澄,直向他取来。魏无羡将笛子横持在前,道:“过分了吧?何必这么不讲情面。蓝湛你究竟想干什么?”


蓝忘机一字一句道:“跟我回姑苏。”


他苦寻了魏无羡数月,整个人都几乎崩溃,方才又听闻魏无羡的死讯,随后又见到一个仿佛地狱鬼王一般的魏无羡。他不敢去想,究竟需要多大的打击和折磨,才能将那样明俊潇洒、如阳光一般跳脱耀眼的少年,变成这个样子。


如此大起大落的情绪激荡,终是让蓝忘机的情绪如一根绷断了的弦。


他不想再在看不到魏无羡的地方担惊受怕、备受煎熬了,他想把这个人带回去,藏起来,不让仍何人找到,也不让任何痛苦与伤痛再靠近他,好好哄他,把他变回当初那个潇洒可爱的少年。


然而,纵有千言万语,最后被蓝忘机表达出的,却只有这一句话。


  【闻言,魏无羡和江澄都是一怔。


  须臾,魏无羡笑道:“跟你回姑苏?云深不知处?去那里干什么?”


他旋即恍然大悟:“哦。我忘了,你叔父蓝启仁最讨厌我这种邪魔外道了。你是他的得意门生,当然也是如此,哈哈。我拒绝。” 】


蓝忘机懵了。


讨厌?我何曾讨厌过你?


  【江澄警惕地盯着蓝忘机,道:“蓝二公子,蓝氏家风我等都明白。但此前暮溪山屠戮玄武洞底魏无羡曾于你有救命之恩,更有共患难之谊,如今你毫不留情面上来便要拿他问罪,未免不近人情。” 


  魏无羡看他道:“可以啊?有家主风范。”


  江澄道:“你闭嘴。”】


  这俩人又开始一唱一和,蓝忘机赶紧打住,为自己澄清道:“我并非是要拿他问罪。”


  【江澄道:“那你让他跟你回姑苏干什么?蓝二公子,这个关头你们姑苏蓝氏不齐心协力杀wen狗,却要惦记着那一套古板教条吗?” 】


以一对二,蓝忘机仍不后退,但若再自乱阵脚让江澄有机会和魏无羡开启双簧模式,恐怕又要被带偏方向。


蓝忘机以为自己方才那一句已经足够表明自己没有恶意,定定望着魏无羡,尽量克制情绪,开始悉心规劝道:“魏婴,修习邪道终归会付出代价,古往今来无一例外。”


【魏无羡道:“我付的起。”


  见他一脸满不在乎,蓝忘机沉着声音道:“此道损身,更损心性。”


魏无羡道:“损不损身,损多少,我最清楚。至于心性,我心我主,我自有数。” 】


损多少?你还想损多少?


  【蓝忘机道:“有些事根本不是你能控制得住的。”


魏无羡面上闪过一丝不快,道:“我当然控制得住。” 】  


比起能言善辩,蓝忘机差了魏无羡不知几百条街,三言两语便被魏无羡怼得哑口无言,他向来是能动手就尽量不动口,下意识朝魏无羡走近一步,又怕自己的举动再次激起魏无羡的敌意,勉强制住自己。


他还待说什么,魏无羡却眯起眼,道:“说到底我心性如何,旁人知道些什么?又关旁人什么事?”


蓝忘机怔了怔,忽然怒道:“……魏无羡!”


他气魏无羡不明白自己的心思,更气自己的确只能算是旁人,没有立场去管他。


可他并非是想管他、教训他,只是不忍看着他走在歧途,一去不返。


只是想保护他,让他快点好起来。


他此刻对自己的不善言辞感到深恶痛绝,恨自己无法让魏无羡清醒过来,也心痛此人对自己根本无半点信任。


不知所措的无力感,犹如一张蛛网,紧紧地将他的心脏包裹住,无论怎么用力,却仿佛打在棉花上,不痛不痒。



评论

热度(2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