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月

当魔道众人遇上《魔道祖师》

凤倾子:

在看着‘蓝忘机’把‘魏无羡’带回了静室以后,藏色趴在魏长泽肩头小声嘟囔着:“虽说小阿婴是男孩子不过这样扔也会疼的啊,蓝家小子太不会疼人了……”


屏幕外魏无羡听着自家母上大人这话,似笑非笑的看着蓝忘机:“二哥哥,怎么办,丈母娘嫌弃你了……”


蓝忘机耳尖微红,揽着魏无羡腰的手紧了紧,警告似的瞥了他一眼:“莫要胡闹”


魏无羡正要开口说些什么,却又被屏幕里传来的自己的一句心声打断


【这枚烙印,在他成为夷陵老祖之前,身上也有一块】


这句话让原本不明白为什么看到蓝忘机胸口太阳纹时魏无羡会愣住的那些人也明白了原因


藏色看着在她面前的‘蓝忘机’和‘魏无羡’,几不可察的叹了口气


空旷的房间内突然再次穿来声音,不过并不是金汐和凤倾子,而是另外一个女声


“喝他喝过的酒……”


静室地板下一坛坛的天子笑,素来忌酒的蓝家人又怎会主动去买,但只因那是魏无羡喜欢的,所以蓝忘机才去买了一次又一次


“受他受过的伤……”


胸口的太阳纹印上得心甘情愿,相同的位置,相同的印记,似乎可以把他们两个的人生串联在一起


“守他守过的人……”


一十三年逢乱必出,除了那责任外,也因着魏无羡曾做过相同的事,夷陵老祖众所不容,所以也无人记得,当初的魏无羡,也曾行侠仗义被赞一声好儿郎


那声音再次沉寂下去,魏无羡红着眼眶看着蓝忘机,来到这里以后这不是他第一次想哭,可这次他真的不想忍下去了:“蓝湛……”


蓝忘机抱紧了他让他的头靠在自己胸前,应着他:“我在”


那边的青蘅君和蓝启仁同样听到了这些话,他们对视一眼,眼里有同样的感触


蓝曦臣一直都知道自己弟弟做的这些事,也是因着自家弟弟对魏无羡的这种特殊情感,所以其实他对云梦一直暗中有关注,所以也同样……


他看向似乎在被江厌离顺毛(?)的江澄,无声的笑了笑


屏幕里面的藏色和魏长泽同样听到了这些话,藏色本来想感慨两句,却又被‘魏无羡’弄得哭也不是,笑也不是


屏幕里‘魏无羡’趴在‘蓝忘机’身上,双手支在‘蓝忘机’身体两侧


【我不。你让我睡在这里,就该料到会发生这种事】


众人想着果然有夷陵老祖在就永远感动不过三秒


以及……


老祖你还说你那时候没有断袖!


魏无羡:说起来你们可能不信,我也不知道我什么时候喜欢上的蓝忘机


然而蓝忘机的回应才是出乎了众人预料


【那你就这样一晚上吧】


屏幕里‘蓝忘机’面色平静的说出这样一句话,然后就,熄、灯、睡、了


屏幕随着熄灯暗了下去,而后缓缓亮起,可画面却泛着黄色


屏幕里的魏长泽和藏色两人,以及快被遗忘的蓝景仪却发现,刚刚还处在夜晚,这会儿却已经变成了白天,并且……


虽然他们所处地方依旧是云深不知处,但却和刚刚略有不同


“原来的云深不知处啊……”


藏色感慨的看着面前的建筑,只觉恍如隔世


“藏色?魏长泽?”


却忽而一个女声传来,让藏色楞了一下,屏幕外,江澄等人也同样愣住,江枫眠眸光闪烁,不知在想什么


=====================================


我,终于,把,虞夫人,写出来了/哭泣

评论

热度(4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