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月

【忘羡】With You 4

毕岚:

※(伪)早恋,(真)双魂穿


※忘羡only


※人物属于秀秀,ooc属于我


※流水帐


____________



由于蓝忘机的“协助”,魏无羡免去了零分计算的下场,却仍是获得了抄家规的责罚,美其名是让他好好学习何谓天道人伦,实则是将他安在爱徒身边,希望能压一压他的顽劣个性。


只是,单纯的先生还不知道,他家的白菜已经不是他家的白菜了。


魏无羡得了罚,倒是挺开心的。以往他和蓝忘机同出同入同住静室、抬头不见低头见。而今魏无羡得和各位来求学的公子们同住客房,与蓝忘机相处的时间可就少了,这会儿巴不得黏在他身上一辈子也不分开。







藏书阁里,魏无羡一手撑着下巴,另一手虚握着毛笔歪坐在案前,嘟着嘴道:


“怎么结果还是这样,你叔父也太不讲理了,”


蓝忘机停笔,抬眼看他。


魏无羡笔也不拿了,双手抵在案上托着脸颊,笑嘻嘻道:“含光君,你也这样觉得?”


蓝忘机面不改色:“嗯。”,又道:“不该罚。”


魏无羡乐笑,“那我现在是该抄不该抄啊?”


蓝忘机犹豫了会儿,仍道:“抄。”


魏无羡眨眨眼,默默将眼前抄了一半的纸推到他眼前。蓝忘机垂眼,道:“会被叔父发现的。”


他想了想,又看了眼蓝忘机端正清骨的字迹,还是把纸拉回面前。实在是不忍让蓝忘机模仿自己写字,太糟蹋了!


魏无羡百般无趣的提起笔,余光却瞥见蓝忘机还盯着自己,魏无羡抬头望回去,问道:“蓝二哥哥?想什么呢?”


“……没有。”蓝忘机垂首,提笔继续藤写古籍。


魏无羡不解,是回忆起以前的事吗?他单手支着脸,歪头想了想,说实话前世的事情他也记不清了,不过说到藏书阁,最深刻的记忆是……


魏无羡恍然大悟,嘿声道:“蓝湛!”


还未抬头,就听一声温软飘进耳边:“‘天天?’”


蓝忘机猛的一顿。


魏无羡上半身前倾,凑到蓝忘机面前软声道:“二哥哥莫不是想在这里……”


想到香炉中的梦境正是在这藏书阁里,两人也正是这少年时期,初尝禁果的滋味,身下压着的还是爱慕之人……


蓝忘机红了耳根。脑海不禁闪过眼前人儿在自己身下哭得梨花带雨,眼角通红的画面,耳边是声音软糯的求饶、还有断断续续的喘息。


梦是梦过,不过要真对眼前这十五、六岁的少年干些什么,他还真下不了手。


蓝忘机压下心头的情欲,魏无羡却是愈凑愈近,温热的吐息落在脸上,挠的蓝忘机心头痒,却是猛然将头撇过,颤声道:“别闹。”


魏无羡见状,终于收回前倾的身体,难得好好的将屁股贴在小腿肚上,板着脸摆出一副训话的架势:“含光君,可有你这么不敬业的吗?身为我的夫君,难道不应该──唔?”


当他说到“不”字时就见对面人倾身向前,下一刻正要滔滔不绝的嘴即遭柔软的唇堵住,魏无羡一愣,温热的舌趁机侵入口腔,他难得打直的腰板瞬间软了。


这吻浅尝即止,魏无羡还想纠缠上去,蓝忘机已然退了开。要真做到底,魏无羡的罚肯定抄不完,到时又免不了加罚,他可没法替魏无羡求情,终是忍了下来。


魏无羡哪里想这么多,见眼前白菜推推拉拉就是不给个痛快,当即绕过矮桌歪倒在蓝忘机腿上,又是打滚又是拳打脚踢。


谁知蓝忘机伸手往他腰部一按,他便浑身酸软无力。两人互明心意后魏无羡哪里受过这样的待遇,委屈喊道:“蓝湛!蓝忘机!你变了!”


蓝忘机将怀中人摆正,头枕在腿上双手收在腰侧,好一副标准的蓝家睡姿,只那双眼睛还睁得大大的揪着他瞧。


蓝忘机直视魏无羡,道:“哪里变了。”


“不疼我了!”魏无羡噘嘴。


“胡说。”


蓝忘机轻声道,嘴角若有似无的勾起一抹笑,淡金色的眼盈着笑意。魏无羡看得一愣,只觉心脏砰砰砰砰快要跳出胸口。


魏无羡登时觉得值了,还赚了!少年时期的蓝湛一见他便扭头就走,少数没有时也是冷淡甚至嫌恶,哪里看过他笑?魏无羡乐得很,撩拨不成的不满都抛诸脑后。


蓝忘机见魏无羡不再闹腾,终于在他腰上又一按,魏无羡觉通体的酸痛退去,从容的翻了个身,便赖着不起来了。


要是以往,蓝忘机也就由着他任性,但现今状况不同,他们两都还是求学的年纪,饶是蓝忘机也得乖乖听蓝启仁的话。他只好拍拍怀中人的脸颊,柔声道:“别闹,起来。”


魏无羡翻个身,不起。


蓝忘机耐心的摇了摇他的肩膀,怀中人又是一滚,仍不起。


正当两人一哄一闹间,门外乎的传来一声唤道:


“忘机。”


两人皆是一震,魏无羡心中更是警铃大作,这不是那老古板的声音吗?怎么还巡到这儿来了?可不记得以前有这种事啊!


魏无羡手忙脚乱的从蓝忘机腿上爬起,藏书阁的门却已缓缓打开。蓝忘机不动声色的将他压回腿上,魏无羡随即了悟,闭眼装睡。


蓝忘机道:“叔父。”


蓝启仁入内一看,他家小白莲花正给别人枕着腿睡,差点气得吐血。随即想到蓝忘机是自己带大的,没可能一两天就给带坏了,于是问道:“怎么回事?”


蓝忘机垂眼:“初来姑苏,身体不适。方才为他顺了灵流,睡着了。”


魏无羡闻言,还配合的皱了皱眉,好似睡得不甚安稳。


他闭着眼,无从得知蓝启仁的反应。忽然间手腕处被轻轻托起,一股温暖自那处流入。


魏无羡心想糟糕,被这么一检查发现其实无恙,岂不是两人一起完蛋?


正当他满脑子想着这回会被罚几次家规时,却闻蓝启仁道:“确实。”


魏无羡一愣。真的身体有异?他自己怎么都不知道?


又闻:“过几日再罚也无妨。方才与江宗主通过信,他说这魏婴个性一向如此,你盯着他,别让他多生祸端。”


蓝忘机应道:“是。”


魏无羡想,蓝启仁八成是向江家道了他这几日言行,而江枫眠竟是如此答的,心理不禁一暖。自从被带回江家后,江枫眠待他一向这么好,也真是三生有幸。


随即魏无羡又想道:他这样躺在蓝忘机腿上,那老古板都没有反应的?不可能吧?


正当他这么想时,蓝忘机的声音响起:“来者是客,不可怠慢。”


魏无羡闻言一愣,随即心里抑制不住的大笑。好你个来者是客!是客你就给他枕腿!原来你是这样的蓝忘机!


魏无羡憋笑憋得辛苦,却还是装做安安静静的睡着的模样。他真想睁眼瞅一瞅蓝启仁是甚么表情,是不是那山羊须都给气得冒火


真不愧是他的蓝二哥哥,这话术确实有得到他的真传!魏无羡心中无比骄傲。



TBC.


________________


日常气蓝先生(1/1)


越来越日常向了,这个世界真是和平。


和平得我呼吸都要跟着平了(?)


希望下一篇可以更个独立一发完,刺激刺激一下

评论

热度(2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