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月

第八十九篇 误药血涌伴君心

尘随君行:

严重ooc,请见谅:


魏无羡呆愣了半晌,冷汗都被吓出来了,他完全没有预料到蓝忘机居然会在他这里,否则打死他也不会承认云梦出事了啊!


“那个……蓝湛……”


魏无羡刚想说什么,温情又扎了一针下去,一脸菜色:“闭嘴!有事等我离开再说!”


魏无羡刚想说什么,只觉得胸口疼痛不止,喉咙一甜,一口鲜血喷出。他只觉得嘴里一股铁锈味,鲜血吐出,但呛咳不止。


蓝忘机和温情都震惊了,温情首先反应过来,一把抓住魏无羡的手腕把脉,蓝忘机也跑了过来,脸色苍白。


“怎么回事?魏无羡,你给我说清楚,你这段时间是不是用药了?”温情压下心中的怒火,开口问道。


蓝忘机顿时想起来,当时他们在客栈遇到那群温家余孽时,魏无羡说吃了解药,难道就是这次?


“算是吧,怎么,很严重吗?”魏无羡笑道:“估计严重也没关系,有天下第一医者温情在,当然不会有事。”


“你还有心思笑!”温情简直拿魏无羡没办法,愠怒道:“是药三分毒,你自己不是不清楚,本来就中了毒不可乱用药,找死也不能这样,只要你说一句,我亲手给你一掌送你归西!”


嘴上虽然这么说着,但是温情手中的动作却没有停,她立刻改变了方案,对着魏无羡几大穴位扎了几针。


魏无羡闷哼一声,双手默默的握成拳。还没忍多久,他就感觉手背上附上了一股暖流,握住了他的手。不用多谢,魏无羡就知道一定是蓝忘机。


温情给魏无羡扎针,她的额头上也露出丝丝汗意,半个时辰的诊治后,温情才松了一口气:“好了,暂时压制住了,针先别动,我去抓药。”


像是眼前有什么不得见的场景,温情始终都是闭着眼睛,回过身才睁开。


魏无羡虚弱的躺在床上,闭着眼睛养神。蓝忘机拿出手帕,替魏无羡擦去了冷汗:“魏婴,此事我与你一同前往。”


“蓝湛,既然你已经知道事情的来龙去脉,那么你也该知道自己的身份特殊,万万不可出了岔子。他们找的人是我,你又何苦趟这淌回水?”魏无羡勉强睁开双眼,笑道:“蓝二哥哥,你可别忘了,我可是战神啊!这点事情何需你来操心,你就在这里等我的好消息吧!”


蓝忘机的手一顿,他看着魏无羡的笑脸,一时间竟觉得如此晃眼。蓝忘机俯下身,避开了扎在魏无羡身上的银针,吻上了魏无羡毫无血色的唇,半晌才道:“我怎会放手让你一人……”


“蓝湛,你唔……”魏无羡还想说什么,蓝忘机再一次堵住了他的嘴。


伴君身侧,我心甚安。

评论

热度(1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