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月

碎谱独歌番外——魏无羡的一生

梓瑾禅飏:

本篇写的是碎谱独歌中羡羡的一生,写的是正文中不曾出现的细节


正文:


魏无羡的一生无疑是悲哀的。
在他短暂的生命里,只有两段时光可以称之为快乐。一段是父母还在的时候,那时候的他无忧无虑,还是个天真的孩子,随意的笑随意的闹,任性的善良任性的疯癫。另一段……便是在他到江家后至蓝湛离开前……
他这一辈子啊,没什么过不去的事。他大大咧咧,无拘无束。可……独独蓝忘机,成了他一生都跨不过的坎,成了他用了半生去渡的劫。
父母死后的那段世间里,魏无羡过着乞丐般的生活,不,或者说,他就是乞丐……
“爸爸……妈妈………”一开始魏无羡总是嘶哑着嗓子喊着自己的父母,希望他们能够回来。
他多想再看看妈妈笑着的脸,多想抓着爸爸的双臂荡秋千,他多想在夜晚的时候躲进父母温暖的被窝里,告诉他们自己做了一个恶魔,告诉他们他有多害怕。
是,他一直觉得这是一场梦,一场醒不过来的梦。可是……直到后来看多了人情世故,他才艰难的接受了爸爸妈妈永远不会回来了的事实。爸爸妈妈用尽一切保下他,不是让他就这么自生自灭的,他要努力活下去,连着爸爸妈妈的份一起……活下去!
他开始趴在垃圾桶旁寻找吃的,他开始咬着别人吃过的食物躲避野狗的追逐,他开始和野狗们打架,被他们咬,被他们欺负,嘶吼着抢夺最后一点生存下去的可能……
他始终记着妈妈说过的,要记得别人的好,把那些不开心的忘掉,这样才能活的快乐,所以对于那些施舍他吃的人,他总是毫不犹豫的冲着别人笑……他还那么小,还不知道怎么说,只知道,只要笑了,别人就会开心,自己……也会过得更好吧……
有一天他遇上一个粉雕玉琢的孩子,那孩子一身白衣,脸上没什么表情。他看到了蹲在垃圾箱旁的魏无羡,便给了他一个刚出锅的包子。魏无羡看着热腾腾的包子,抬头冲着他笑了……他好久都没吃到这种热乎乎的新鲜食物了……那一次,真的是他人生中第一次那么深刻的尝到了什么是幸福。
后来他见到了江叔叔。还是记忆里那个温柔的笑脸,江叔叔给了他一瓣西瓜,那西瓜……特别好吃,比他之后吃过的所有西瓜都好吃。之后想起,魏无羡总笑着说,那块小小的西瓜里,有我活下去的希望,有我当时那么小的身体里所有的希冀。
江叔叔耐心的等着自己慢慢将西瓜吃完,竟一点都不在乎自己身上的污秽异味,将自己带回了江家……在那里,他又一次遇到了那个小人……也遇到了,他一生的劫数。
他喜欢围在那个叫蓝湛的小人面前。他喜欢他。因为他给了他一个那么那么好的包子。他还是不太清楚怎么表达,他觉得他表现的很开心,很欢快,就会让蓝湛也开心,也欢快。
可他想错了。蓝湛或许并不喜欢他,他一直在无视自己。甚至,有些时候自己会把他气的不轻,可是,魏无羡还是觉得开心,那段时间里,惹得蓝湛气的打他和他说话成了魏无羡最开心的事。他觉得,蓝湛动一动才好嘛,说说闹闹才像个孩子。
魏无羡这样,自然就闯了不少祸,所幸有江澄在他身后默默地收拾他这些烂摊子。就那段时间,他过着很舒服的日子,一切都是舒心的。
在那个打打闹闹的时光里,魏无羡和蓝湛竟然看上了对方,他们顶着蓝家的施压生活着,虽然艰难,却也开心。
直到那一天……

评论

热度(40)

  1. 舞月梓瑾禅飏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