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月

人不如故(八)

羲和熙和:


  入夜。魏无羡躺在床上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索性一个翻身坐了起来,披上衣服就要下山。他说不清楚自己为什么要这样做,嘴上说着想喝天子笑了,事实上真的只是这样吗,真的没有抱着想再见某个人一眼的念头吗?有些事,骗得过别人,骗不过自己。


  当他抱着一坛天子笑敏捷地翻过围墙后,四下里张望着,心中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感情,有纠结,有期盼。一切似乎和当年的场景重合了,那一抹白色入了魏无羡的眼,叫他再无法移开目光。


  蓝湛站在那里,极浅的眸子看着魏无羡,眼神平静的像一潭湖水,让人看不出一丝情绪。魏无羡愣住了,继而大笑出声,笑得弯下腰去,笑出了眼泪。他的心痛地滴血,却必须不动声色;他的爱人近在眼前,却必须形同陌路;他明明想哭,却只能仰头大笑……


  “你笑什么?”蓝湛以为魏无羡顽劣异常,目光沉了下来,就连好看的眉毛都微微拧起,但还是义正言辞地开口,“云深不知处有宵禁,禁酒,禁大声喧哗,你一连犯了三条,明日自己去祠堂领罚。”


  魏无羡也不理他,自顾自地开了酒,当着蓝忘机的面仰头痛饮起来,从坛口溢出的酒液流过他瘦削的下巴,打湿了他的衣襟。蓝忘机不由气结,拔出避尘就要击落酒坛,而魏无羡也是反应极快地脚尖点地转过身子,硬是让蓝忘机来不及收剑,生生让剑气在肩上豁开一道不浅的血口。蓝忘机即刻收了避尘,一脸震惊与无措,倒是魏无羡跟个没事人似的,背对着蓝忘机继续喝着酒,悠然说道,“蓝湛,让我喝完吧,好吗?”


  蓝忘机又是一愣,不是因为他叫了自己的名字,而是因为他感觉到了从魏无羡身上汹涌而出的孤独、落寞的情绪,而刚刚说的那句话,又仿佛带着那么深那么浓的悲伤。他忽然有些困惑——自己是不是做错了什么?


  魏无羡多么想一醉方休,奈何他酒量太好,依旧清明得很,只能仰起头,将所有的苦涩和不能流出的泪水掺着酒液咽进肚里。


  “再见忘机兄,我明天会去领罚的,保证以后不犯了。”魏无羡用袖子擦擦嘴,在肩膀上点了几个穴道草草止了血,随便挥一挥手算作告别,回头深深看了他一眼,就一摇一摆地走了。


  蓝忘机看着魏无羡离去的背影,心里有些五味杂陈——向来都没什么情绪的他,怎么刚才一下子就发怒了呢,就因为他当着自己的面喝酒?刚才他的眼神里,为什么有那么多自己看不懂的东西?魏无羡,他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


  翌日,魏无羡也没怎么管伤口,胡乱裹了块白布,就这样吊儿郎当地去上课了。江澄一眼就看见了魏无羡被划破的衣服以及粗放式包扎的伤口,立刻抢步上前,低声问道,“怎么回事?谁伤了你?”魏无羡一脸无所谓地笑笑,“没事,看把你急的。就是昨晚一不小心被钉子划伤了而已,没怎样。“说完就一摇一摆地走向兰室。江澄留在原地没有动,看着魏无羡的目光中掺杂了些许疑惑——魏无羡居然还有秘密不告诉自己。


  蓝老头讲的课还是那么冗长乏味,只不过这次魏无羡强撑着听完了而没有作妖。就算知道以后蓝启仁不会记得自己,他也下意识地不想让蓝老头再找自己麻烦。蓝忘机就坐在他的斜前方,照样做得笔直端正,眼睛始终跟随着蓝启仁。魏无羡在心里疯狂提醒自己不要看他不要看他,却还是没忍住时不时瞥他一眼。看着蓝忘机优美的侧脸,他的眼神里是满满的柔情,心里却是无法言说的酸涩。


  下了课,魏无羡慢悠悠地起身,对来找他的江澄说:"今天不用等我了,你先回去吧,我有点事要做。"江澄不信任地扬起了眉毛,撇了撇嘴,"你能有什么事做,别又是去干什么偷鸡摸狗的事,这里可是云深不知处,我可护你不得。""还不是你乌鸦嘴,我这才刚来就要被罚,命苦啊。"魏无羡假意哭道。"不是,我说你什么毛病?刚来就犯禁,江家的脸都给你丢光了!我是管不了你了,快去领罚吧!听说蓝家刑法极重,你自己受着吧,我才不会替你收尸!"江澄一听,鼻子都气歪了,手一甩,头也不回就走了。


  他身后的魏无羡也逐渐隐去了笑容,目光暗淡下去,闭了闭眼,再睁开时,又是那个风光无限的俊俏少年——他回来,就不能再让爱他的人担心,痛苦什么的,他一个人承担就好。 

评论

热度(1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