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月

【忘羡】月白4

背锅大侠:

  


这里文渣,严重ooc,性转, 原著向


各种雷点,求轻喷,忘羡CP不拆,人物属于秀秀


 魏无羡醒来已经是三日后,他睁开眼,动了动身体,疼痛的感觉已经消失,转过头蓝忘机正在书案上翻阅古籍,见他醒转,便起身倒一杯温水走向榻边,单手将人揽入怀中,仔细的喂水,那小心翼翼的模样生怕捏碎了怀中人,魏无羡喝了水,干哑的喉咙舒服多了,他回抱住蓝忘机的腰在他颈窝嗅一口淡淡的檀香味道,声音低哑的开口“蓝湛······”突然像想起什么似的,匆忙爬起来,急切的扒开蓝忘机身上的衣服,“???”蓝忘机被他突如其来的举动惊得愣了一下,眉毛轻轻簇起,伸手握住魏无羡的双手“魏婴?”


  “蓝湛,你别忍着,衣服脱下来我看看伤”魏无羡满面焦急


  “魏婴,我无事”握着对方手腕的手,紧了紧,眼底的担忧瞬间化成浓浓的缱绻情丝


  “你别瞒着我,当时我的怨气已经冲出静室了,招来凶尸是必然,你家人不可能没发现,要是伤了人,这罪过就更大了,怎么可能不罚,以你的性子,肯定是要替我挡下来的,快让我看看!”魏无羡嘴里说着,也不管手腕被握着,手径直伸进了蓝忘机的衣襟里,微凉的指尖划过温热的胸腹,引起一丝微微颤栗


  “凶尸数量不多,只有几人轻伤,”从衣襟拉出作乱的手,重新把人捆入怀中,“兄长的意思,你情况未明,需等你醒转再做定夺”


  “蓝湛······你,是不是觉得我是修炼邪术走火入魔······”魏无羡声音越来越小,自己毕竟是有前科的,蓝忘机这么想了也是情理之中,但是魏无羡心里还是希望蓝忘机能相信他


  “你,为何出现那般情状?”


  蓝忘机并没有直接回答,一丝委屈像一根小针在魏无羡的心头刺了一下,他眸子暗了暗,语气却依旧未变,“献舍反噬,献舍本来就是禁术,我当初了解的也是不多,有没有人肯给我做实验,全都是靠我自己推论来的,莫玄羽又是按照我的手稿来献舍,不出岔子才怪,他献舍给我的时候连愿望都没说,害我猜了半天,差点因为完不成愿望再死一回······”


  “你从未提过······”蓝忘机敛了眼睑,琉璃般的眸子写满担忧


  “已经过去这么久了,我自己都不记得这个,但是我在藏书阁里确实找到了献舍禁术,话说你家的藏书阁真是太厉害了!”


  “也是你家······”


   “呃,对对对,我家,我们家”魏无羡眯起眼睛在蓝忘机脸上啾一记


  “反噬严重者,会散尽灵力,伤及元神,我这个身子还没结丹,灵力更是少得可怜,唯一和古籍记载不同的是我修鬼道,怨气本受元神控制,元神不稳怨气则失控,幸亏我以血阵压制,才没出什么大乱子”魏无羡拍拍胸脯,语气轻快,可蓝忘机知道当时的情况定是生死博弈,险象环生,他用力收拢怀抱,生怕怀中之人消失不见,几天前差点再一次失去他,如今人已醒来,那颗高高悬起的心,才稍微落下些许


  “我知你不会”


  “昂?”


  “那血阵我与兄长研究过,确是用作镇压之效,但若你真的,我也······”


  “蓝湛啊蓝湛,你可真是,有你在我身边,我怎么可能还想那些邪路子,好啦,躺了几天我实在是饿得不行,蓝二哥哥有吃的没?”魏无羡语调欢快,知他相信自己,心里那一丝委屈也散了


  “稍待,我去取,你再躺一会”蓝忘机将人放回榻上揶好被角,亲了亲对方的额头,才转身出了静室


    感觉蓝忘机已经走远,魏无羡才抱着被子悄悄叹了一口气,刚才他只说了一半,反噬会出现三个阶段,每一次都伴随着剧痛,三天前那次只是刚刚开始,就算捱过三次修为也会尽失,古籍记载献舍密术极难成功,数百年来只一人活,其余被施此术者皆殒命,没有修为自己倒是能接受,反正自己上辈子不也是个没有金丹的人,死,他也是不怕的,可怕不怕死跟想不想死是两回事,曾经的他不畏死,如今却是比谁都要惜命,他和蓝忘机还要一起过十年,二十年,三十年,所谓情不知所起,而一往情深,自己无论如何都要拼这一次,他可是魏无羡啊,在乱葬岗都能活下来,一定有办法的,摸摸自己的脸颊,笑容重新回到脸上


   “在想什么,如此高兴?”


  “我在想,蓝湛你怎么这么好,这么体贴这么好的蓝二哥哥是我的人,我高兴”


  “无聊”蓝忘机见榻上的人笑的一脸灿烂,淡若琉璃的眸子也柔和许多,紧绷的嘴角也些微翘起,他把食盒放在案上,走过来帮魏无羡穿衣,“二哥哥,你喂我吃饭吧,我的手伤了,没办法拿筷子”魏无羡晃了晃缠着绷带的右手


  “好”


  伤口早就愈合了,蓝忘机也不拆穿,只任由他撒娇


  用过了饭,门人来请,魏无羡看了看蓝忘机,心下明白,既然他已经醒了,大抵是要解释一二的


  “蓝湛,我跟你说啊,一会无论他们怎么说,你都不能出声知道吗?”


  “为何?”


  “你想啊,我在你家长辈面前一点好印象都没有,觉得我带坏了他们辛苦培养的好苗子,尤其是蓝老,啊不,叔父,哪次看见我不是出胡子瞪眼加咳嗽的,这次这个事挨罚是肯定的,你要是再帮我说话,他们一生气,指不定要罚多重,所以啊,你就一边站着就······”


  “胡闹”蓝忘机脸黑了,打断魏无羡喋喋不休


  雅室,蓝忘机无视魏无羡狂使眼色,和他一起在一众长辈面前跪下“魏公子,那日之事还请你讲明缘由吧”蓝曦臣缓缓开口


  “是”魏无羡施了一礼,“我所受献舍之人,所施献舍之术并不完全,导致我在修炼之时受到反噬,冲击元神,才导致怨气四散伤及无辜”


  “哼!若非你修炼非常之道,何以如此,若继续放任你在云深不知处,怕是要无安宁之日了,忘机本应闭关增进修为,却与你厮混四处游玩,如今带你回来你仍不安分,我们蓝家,断不能容你这等邪魔外道之人”


  “叔公!”


  魏无羡脸上的血色猛的褪个干净,他本就脸皮厚,少年时虞夫人还有蓝启仁骂得比这个难听多了,他都嘻嘻一笑,并不会放在心里,可是,蓝忘机的修为本应更进一步,却因为和他在一起,而停滞了,此次归来,蓝忘机暗地里又挨了多少的训斥,就算蓝忘机不说,魏无羡心里还能不明白吗,魏无羡,你可真是个混蛋!!!


  “魏婴!”蓝忘机扣住魏无羡的手腕,眸子里尽是慌乱


  “叔公,各位长辈且少安,此事时因外力而成,并非魏公子所愿,而忘机之事,相信忘机自有决断,不如从明天开始,魏公子你便去圉室禁闭三个月,圉室法阵可以净化怨气,以免再生异状,忘机,你也可以静心闭关”蓝曦臣并未想到长辈会如此疾言厉色,急忙出声制止


  蓝忘机抬头想求情,却见蓝曦臣微不可查的摇了摇头
“我,领罚”
  蓝忘机面色一白
  “如此尚可,不知各位长老意下如何?”蓝启仁此时也出声,长老们面面相觑,见蓝曦臣已经出声下罚,便不好再说什么,只得默许


————————————————


羡羡二次被虐,心好痛,这里没有绝对的对错,只能说是人就有爱恨情仇,蓝家人也不例外


对于羡羡撒娇这个方面,我可能写不太好,希望见谅


其实我本来写的不是性转,但是我闺蜜看了手稿之后一定要求我把这篇改成性转送给她做生日礼物,好吧,整个架构做了很大的改动,尤其是性转的契机,我想了大概三天,才摸索出一丁点,一想到羡羡变成女儿身甩着小手帕,我的大脑马上当机,所以决定除了身体,其余方面还是保留羡羡男子气概比较舒服一些,不过我还是比较庆幸我宝贝选择羡羡性转,要是让我写蓝忘机,那我选择就地死亡😂


 关于肉,这个部分我会努力,尽量不翻车,不过我并没有手写出来,所以在我手稿上有肉的部分,都被我写了两个大字:河蟹!我至今还记得我宝贝看到那两个字僵硬的神情,以及握紧茶杯的手😂

评论

热度(1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