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月

【忘羡】真·三岁羡(二)

北城薄荷:

#修真界最强的三岁羡设定


#师姐姐夫存活设定


#灵感来源兄坑的师父父


#舅舅知道一切设定


#原著属于秀秀,OOC属于我


---------------------------------------------


夜晚,温家监察寮,一道黑色的身影漂浮在半空中,他看着那在空中飞舞的太阳旗,眼中闪过一道红光,一道光芒闪过,所有在空中飘荡的旗帜全都化为了碎片,突然间,他看到了几个正在巡夜的人,像是看到什么玩具一样,落在他们的面前,微笑着说道:“呐,请问一下,这里是崇阳吗?”


“有敌——”被突然从天而降的人给吓到的几个温家的修士立刻大声呼喊道,只不过,他们刚发出声,就被人给抹了脖子,栽倒在地,没了气息。


魏无羡噘着嘴,脚尖踩着一块儿小石子在地上转来转去,他看着面前倒地的几具尸体,不开心地说道:“看来又跑错地方了,混蛋师妹,居然跑这么远......”


“不是温情家的,就没必要留下了。”魏无羡的血红色双眸望着四周围上的温家修士,露出一抹灿烂的笑容,他笑嘻嘻地说道,“我要给师妹送礼物,所以,就麻烦你们咯——”


“呜哇——”


------------------------------------


“老伯,请问这里是崇阳吗?”嘴里叼着一根糖葫芦的魏无羡看到前面砍柴归来的老伯,小跑凑过去,两眼冒光的询问道。


“崇阳吗?”老伯将柴火放下来,他摸着鼻子,指向魏无羡刚刚跑过来的方向说道,“公子往哪个方向行走大概五十里地就是了,崇阳最近不是太安全,公子要小心点啊。”


“没事儿的,我可是很强的。”魏无羡从口袋里面摸索了一番,拿出几个又大又红的苹果,递给了老伯,笑着说道,“谢礼,我还要去支援师妹呢,多谢老伯了——”


说完这句话,魏无羡便腾空,朝着刚刚老伯指着的方向飞去,眨眼间便消失不见了。


另一边,江澄和蓝湛也在分析最近的战局。


“最近温家不断有监察寮被不明人士血洗,即便是经过一番调查,也无法确定究竟是何人所为。”刚刚从一处被人清洗一遍的监察寮赶来的蓝湛脸色有一点不是太好,那个场面在一向以雅正为指导理念的蓝家人看来,实在是太过冲击了,他们有一些承受不住,“初步怀疑,是一名邪修,实力无法评估。”


江澄看了蓝湛一眼,冷哼一声,他的眼中充满了疯狂,这段时间与温狗的作战已经让他有一些癫狂了,父母的血仇,家族的血仇,还有自己发小的血仇,这些血海深仇让江澄在面对温狗的死亡消息的时候,有种无法言明的快感:“邪修又如何?只要能杀温狗,就是我的盟友,就是我的朋友!温狗,死不足惜!”


对于江澄的状态,蓝湛实在是不知道该怎么去处理,在得知魏婴被温家丢下乱葬岗的消息后他那正在进行问灵的琴弦一时没有收好力度,琴弦绷断了,他完全不知道那个时候的他是怎么结束的那一次问灵,耳边只有魏无羡被人丢下乱葬岗,尸骨无存的噩耗。


“魏婴——”


大火,漫天的大火,似乎是想要将这座江家暂时的聚集之地给再度焚毁殆尽,地面上,伤痕累累的蓝家和江家修士强撑着身体,怒视着站在不远处的温晁和他身边那个让人作呕的王灵娇,这两个温狗可以说是在场所有人的心头之恨,恨不得将他们五马分尸,以泄心头之恨。


望着被刀架住脖子的蓝湛和江澄,温晁就觉得无比的痛快,一扫之前在得知大哥温旭被聂明玦斩首的恐惧感,他仰天长笑:“哈哈哈哈哈——什么狗屁射日之征,还不是如同狗一样被我打得毫无还手之力,什么江家家主,不过手下败将而已——”


他看着那个跪在地上依旧挺直了身体,眼中满是愤恨的江澄,一脚踹了上去,将江澄踹倒在地,踩在他的脸上,意味深长的说道:“啧啧啧,看来你是知道了呢,魏无羡那个杂种的下落啊。”


“温晁——你这个混蛋!”听到温晁提起魏无羡,江澄的内心就涌出一股怒火,他怒视着温晁,恨不得活撕了这个人。


温晁丝毫没有将他的怒骂放在心上,这在他看来只是临死前的蹦跶而已,他可是很大度的,才不会和死人一般见识,他笑嘻嘻地说道:“你知道吗,魏无羡也是这样被我踩在脚底下后一脚踢下了乱葬岗,你说,现在的他是不是已经被走尸给撕成碎片了呢?”


“你——”被紧紧制住的蓝湛想要挣脱扑上去,但是没有任何的用处,他只能死死地的盯着温晁,紧紧地咬着嘴唇,眼中似乎有火焰在燃烧。


“你也不用担心,等下,你们就会去陪他了,我可是很体贴的,让你们一家可以团聚,哈哈哈哈——”


伴随着温晁的挥手示意,那些温家的修士举起手中的刀,对准了所有的江家和蓝家人,等候着最后的指令。


“阿拉,这里是崇阳吗?我没有跑错地方吧?”空中,突然传来了一个声音,所有人抬起头,便看到一个黑色的身影漂浮在上方。


有一些暴露,但是该遮住的地方都遮住了只露出绝对领域的服饰看起来颇有一番魅惑感,一双血红色的双眸在夜色中是格外的明显,黑色的长发披散着,在空中飞舞着,而那张脸,让所有的人脸色大变。


“魏无羡!”


“魏婴!”


江澄和蓝湛下意识的叫了出来,在听到他们的声音后,漂浮在空中的魏无羡立刻出现在了他们的面前,一脚踹开了困住他们的温家人,其中温晁更是被魏无羡直接踩到地上,那张脸直接陷倒地坑之中,如同乌龟一样在地上扑腾着四肢。


“师妹——我回来了,想我了没有——”魏无羡直接扑上去抱住了江澄,他的周围,似乎有小花在飘。


突然间,魏无羡看到江澄身后的蓝湛,他挥挥手,对着蓝湛说道:“蓝湛~蓝湛~好久不见了~♪”


“欢迎回来,魏婴。”看到魏无羡的回来,蓝湛那颗一直绷着的弦,终于放松了。


“想不到你这么的命大啊,魏无羡,乱葬岗那个地方你都能够活着出来,还真是让人意外啊。”好不容易在温逐流的帮助下将脸和地面分开的温晁凶狠的盯着魏无羡,恶狠狠地说道,“温逐流!立刻将他们全都杀掉!”


原本在温晁的剧本里,面前的所有人都会被温逐流给杀掉,然后他回到岐山便会受到所有人的注视,成为父亲眼中的骄傲,只不过,他没有想到的是,那个魏无羡在听到他的声音后,会变成那个样子......


“温,晁——温,逐,流——”魏无羡转过身,他的周身,黑色的灵力若隐若现,一到恐怖的威压以魏无羡为中心朝着周围扩散开来,直接将在场的所有温家人给压得喘不过来气,而直面这道气息的温逐流更是一口鲜血喷了出来,整个人倒在地上,几乎是动弹不得,他面前抬起头,便看到如同修罗一样的魏无羡朝着他们走来,每走一步,他周围的气息都会发生变化,黑色的灵力逐渐变成鲜红色,被那股灵力影响到的温家人的尸体,全都变成了走尸,从地上爬起来,朝着在场的温家人,一点一点的移动过去。


“怎,怎么可能!”大致猜出来魏无羡的实力后,温逐流瞪大了双眼,一脸不可置信的呢喃道,“怎么可能呢?在这个灵气不足的世界里怎么可能会出现大乘期的修士!这不可能!”


修真界最强者,大乘期鬼修魏无羡,以血红色的灵力横扫了崇阳的所有温家修士,一举将云梦所有地区的温家监察寮全都血洗,至此,一战成名,因为他是从夷陵走出来的,世人将他称之为夷陵老祖。


------------------------------------------


这里面的修真境界划分:炼体、筑基、金丹、元婴、合体、大乘。


金丹期容颜不老,元婴期可以长生,但是因为这个世界的灵力不足缘故,至今无人可以突破金丹期,羡羡可以突破是因为有奇遇。


纪念一下,这是羡羡最正经的一次了,之后的羡羡便会是三岁状态,每天的日常就是气江澄、在师姐面前撒娇、带着保(lao)父(gong)游玩的日常。

评论

热度(569)